小说者 - 武侠仙侠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六百十一章 青乌

第六百十一章 青乌

        林意一路朝着外面走去,这条祖蛇竟是一路缓缓跟在他的身后,一直走出了这平时瘴气笼罩的峡谷,它也不停下。

        “难道你真的想跟着我出山不成?”

        他看着这条祖蛇,忍不住又朝着山外点了点。

        这条祖蛇却没有其它的动作,看着他如此比划,就又只是伏低蛇头,下颌在地上摩擦。

        “你就只会这一个动作?”

        看着它这副样子,林意倒是有些哭笑不得,“那即便你真的跟了我出山,惊世骇俗不说,到时候你能听我指使?到时候不要我让你冲阵,你却也来给我这样一出,那岂不是要让敌军笑掉大牙?”

        这条祖蛇此次却是明显听不懂他这些话,依旧一副温顺的样子。

        山外,白月露等人是丝毫不担心林意,相反天母蜡一群人听到山中声音停歇,他们却是无比紧张。

        林意此时是南朝最具传奇色彩的将领,万众崇拜的对象,若是陨落在他们这百蛇山中,不管铁策军再怎么说和他们没有关系,他们恐怕也会惹来无数的麻烦。

        就在他们如此忐忑不安时,所有人却听到了山林中一阵树枝折断的声音。

        “这….?”

        他们心中刚刚生出不妙的感觉,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却让他们的眼睛瞪大到了极点,让他们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

        村寨后方的一片山坡上,出现了林意和李香凝的身影,而林意和李香凝的身后,却是跟着那条让他们这许多年来既感激,又恐惧的祖蛇。

        和这条祖蛇庞大可怖的身躯相比,林意和李香凝显得很弱小,似乎跟在他们身后的祖蛇只要一张口,就直接能将他们一口吞入腹中。

        然而即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所有的人却都可以感觉得到,即便是李香凝此刻对这条异蛟都没有多少恐惧。

        “怎么会这样?”

        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如海啸一般响起。

        “.…..”

        白月露和萧素心等人互望了一眼,她们都觉得林意能够完成这祖蛇试炼,但她们也绝对没有想象到会出现这样的画面。

        明明猜到了这条祖蛇似乎已经被林意慑服,但是这些天母蜡的人还是挪不动步。

        不过这些天母蜡的人不动,林意倒是有意想试试这条祖蛇会不会真的跟自己出百蛇山。

        他在李香凝的带领下略微绕了些路,让这条祖蛇从村寨的边缘绕过,不至于损毁村寨之中的土楼。

        看着这条祖蛇越来越清晰的庞大身体穿过村寨的边缘,所有这些天母蜡的人都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这种画面看起来实在太不真实。

        在出这百蛇山的路途之中,林意发现它的目力似乎比起正常人要弱一些,它似乎都没有看到山外的白月露等人和天母蜡的人,但是它的嗅觉却似乎十分敏锐,在到了这片村寨前方时,它感知到了这些人的气息,瞬间起了敌意,巨大的蛇头往上抬起,红灯笼似的眼睛里凶焰涌起。

        “做什么,自己人!”

        林意早就感知出了它的异动,回头就是一声厉喝。

        这条祖蛇微微一僵,瞬间便垂下了头,又是温顺的样子。

        “.…..”

        这样的画面落在天母蜡所有人的眼中,他们在彻底说不出话的同时,看着林意的目光,已经从之前的敬畏变成了如同看到了一尊真正的天神下凡。

        天母蜡的人早就已经发觉,这山林之中的瘴气对这祖蛇毫无威胁,林意和李香凝穿过围绕着村寨的毒瘴,这条祖蛇也紧跟在后方,直接穿了出来。

        “怎么回事,这条异蛟怎么会一路跟着你出来?”

        沈鲲和白月露等人先行迎了上去,看着这条异蛟粗壮到难以想象的身躯,即便是沈鲲这样的神念境修行者都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条异蛟要是受伤流血,似乎难以止血,它占住龙血草那一块地方,似乎就是因为要靠龙血草疗伤。它这身外的鳞甲,我都无法击破,但它口腹之内的血肉却也脆弱,内里受伤,便不好收拾。”

        林意将自己在那谷底和这祖蛇战斗的情形粗略的描述了一遍,然后又接着道:“我给了它一株龙血草疗伤,之后它便跟了出来,我以为既然那些龙血草对它十分重要,它最多是送我到它的巢穴之外,没想到却是真的跟出了这百蛇山。”

        李承安壮着胆子走了过来。

        天母蜡的人对这祖蛇天生的畏惧来自于无数年的积累,但是他是天母蜡这一代的首领,在这种时候他却不能表现得太过懦弱。

        “你现在应该相信,我绝对不是泛泛而谈,让你们天母蜡的战士跟随我出征,以他们的能力,一定会再次给你们天母蜡赢得无上的荣光。”林意庄重的将三株龙血草递给了李承安,然后认真的说了这些非常正式的话语。

        所有的人都很理解他此时的做法。

        他的做法,不只是对天母蜡的尊重,而且还是对天母蜡传统的尊重。

        “对您的话,我想所有天母蜡的人都不会再怀疑。”

        李承安接过着三株龙血草,也无比认真的对他行了一礼,然后说道。

        一片欢呼声响起。

        “那拿它怎么办?”

        天母蜡的战士加入铁策军,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但接下来如何处置这条祖蛇,却是让林意有些犯难。

        这条祖蛇虽然有些灵性,但显然对于他的绝大多数话语,还是根本听不懂的。

        “对于这些异蛟,任何典籍上都是记载甚少,我也从未看过有哪本书上,有说某个朝代有什么修行者能够和它为伴,能够御使它的。但之前任何修行者遭遇到这种异蛟,必定是你死我活,断然不可能出现你这种结果。”

        白月露仔细的看着这条异蛟,她沉吟了片刻,接着道:“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是任何猛兽都有领地意识,但几乎所有猛兽也都会有以谁为首的天性,就以山中的猿猴为例,一旦争斗之后有猿王产生,那它们之中的任何好东西都是先行供给这猿王,若不是这猿王再分配,其余猿猴也不敢擅动。这异蛟认定龙血草对它极为重要,但是即便受了重伤也不敢擅自取用,而且哪怕你出山之后,它也不敢再盘踞那片领地,似乎便是将那片地方视为归你所用,今后它再需要龙血草,似乎也是觉得要从你手上获得,如此一来,或许真的是你便相当于行走的龙血草药田,它下意识便要跟着你了。”

        听到白月露这么说,木恩和李承安等人都是连连点头。他们自幼在这无量山和哀牢山中,就知道白月露所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不只是猿群,很多略有灵智的兽类族群似乎都是如此。

        林意微蹙着眉头,一时没有说话。

        白月露太过熟悉他,看着他此时神色就猜得出他内心所想,便轻声道:“你是既觉得它有大用,但担心不好管束,而且也担心它入世之后太过惊世骇俗。但若是你在建康到北部边军之中的城池领军,恐怕的确如此,但我们这里到党项,却都是山野地带居多,若是真想用它,它又真的能跟着,避开人口稠密地带,一路去党项,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林意点了点头。

        其实白月露所说无非就是,要用,就别怕麻烦,只是要看林意想不想用。

        “我看你也不必纠结,像它这样的一条异蛟,岂不是可抵一支精锐大军。它要跟就让它跟着,而且现在还不知道它会不会一直跟着。”

        罗姬涟看着这条祖蛇,却是反而觉得有些可爱起来,她忍不住笑了笑,道:“若是一直跟着,到党项冰天雪地之处它无法行进,那再看如何安置,而且若是真的能够跟到那里,想必它也会听你一些号令,安置它也应该不算

        困难。”

        李承安和一些天母蜡的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神色。

        打仗就要死人,他们现在虽然对林意敬若神明,但心中自然也希望天母蜡的这些战士跟随林意出去之后,多立战功,却少死伤。

        他们也自然觉得,若是有这样一条惊人异蛟跟着,若是真能用于战阵,哪怕一出现,对方就闻风丧胆,就自然减少铁策军的死伤。

        “我倒是觉得的确可以一试,反正若是穿过哀劳山往党项边境走,光是哀牢山就有不短的路程,到时候应该足以看得出来这条祖蛇能否跟出山去。”

        李承安略微犹豫一下,下定决心道:“而且我建议林大将军,我们可以略微绕路,去者母地蜡的村寨拜访,若是能够说动他们,能够让他们的战士也加入铁策军,前去党项,也是更多便利。”

        “者母地蜡?”

        林意顿时一怔,知道这也必定是山中的某个部族,他马上忍不住问道:“他们有什么特异之处?”

        “我们这些年和一些商队也有往来,之前我听说党项一带有些贵族和军队喜欢蓄养鹰隼,以前他们是用来捕猎,获取肉食,因为在高原冻土或是冰封地带,要靠战士步行或是骑马捕猎太过艰难,但特殊驯养的鹰隼,却甚至连一些数十斤的羚羊都可以抓获。后来党项和吐谷浑、北魏多有往来,肉食在过往数十年已经不再短缺,所以最近数十年党项那些贵族的蓄兵也是越来越多,在北魏和我南朝开战之前,我便听有些商队说过,很多党项贵族已经拥有重兵,蠢蠢欲动。他们现在的鹰隼已经只有少数用来捕猎,这些党项军队之中,倒是不少蓄意有一种叫做蛇隼的飞鹰,它们的体型不大,但是在高山冰峰之中飞行毫无障碍,可穿风雪,他们蓄养的这些蛇隼,可以让他们发现敌军的踪迹,他们也经常用来追踪一些案犯。”李承安看着林意,细细解释道:“党项军队驯养的这些鹰隼的名字之中,正好有一个蛇字,所以恰好那支商队中人知道我们祖寨是在百蛇山,却和我开玩笑的提起。木恩应该也知道,我们哀劳山中的者母地蜡也有蓄养鹰隼的传统,但是我们哀劳山中的者母地蜡蓄养的鹰隼却是一种叫做青乌的巨鹰,他们蓄养这种巨鹰,一是为了捕猎,二是为了和人战斗时所用。他们的这种巨鹰配有铁爪,从空中飞扑下来,一般的战士根本来不及反应,但这种巨鹰的铁爪落在天灵上,一抓就是毙命,整个天灵盖都被瞬间揭走。这种巨鹰平时就捕食各种禽类,当时那商队中人和我说起党项的蛇隼时,我便在心中大笑,当时没出口的话就是,什么蛇隼,你让它来百蛇山看看我们这祖蛇试试,而且就算真的飞来,恐怕飞不到这里,就直接被者母地蜡的青乌当了小食吃了。”

        “你听过这蛇隼吗?”

        林意听得入神,他细细听完,转头看着罗姬涟问道。

        “听过,只是并不知道现在党性的军队之中竟然多有驯养,当做侦查,但党项贵族熬鹰,这却是传统。每年春里在折芷城里,还有放鹰大会。”罗姬涟的脸色也瞬间郑重起来,她心中也十分清楚,铁策军注定是要走人数较少的奇兵路线,若是在进入党项境内之后,行踪被党项军队一览无遗,那恐怕胜算便极少。

        “若是能招揽些者母地蜡的战士,还有一些好处。”木恩看着林意,脸色却是古怪起来,自己说着都似乎忍不住想笑,“他们是哀牢山中最擅酿酒的部族,他们部族之中最不缺的就是干肉和烈酒,而且他们所居的者母地蜡村寨比较潮湿,他们酿造的酒里面有哀牢山的一些药草子,可以驱寒去湿,去党项应该也十分有用。”

        “我们一起去劝说他们应该有很大成功的把握,若是这条祖蛇还跟着去,自然就更有说服力。”李承安看了那条祖蛇一眼,他还是觉得有些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