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武侠仙侠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亚圣(第三更)

第一百九十一章 亚圣(第三更)

        /p>        她心有隐忧。

        林意还有一点最让她忌惮,便是不计自身利益的言出必践。

        比如现在,他想着的还是要先去替南天院那名药师寻银蚕草和齐心莲这两味药物。

        这两味药物至少现在对林意而言根本没有用处,绝大多数到了此间的修行者,自然不可能特意去寻找这些,有那么多的时间,尤其又有宁家提供的灵药分布图在手,还不如多跑几处有可能出产灵药的地方,碰碰运气。

        然而林意并不这么选择。

        此时他们就正行向那银蚕草和齐心莲有可能生长的区域。

        这似乎有些傻。

        只是将心比心,你用何等的心对别人,别人才会用何等的心对你。

        对待并不熟悉的师长都是如此,更勿用说自己的朋友,以及将来和自己并肩作战的同僚。

        从林意一定要赶来通知陈宝菀,便可见一斑。

        林意这样的人,才能收获真心。

        只是和林意接触的时间越久,她也越是不愿意更改心中最初的决定。

        不管她在心中何等冷硬的提醒自己这名南朝小贼注定是自己敌人的事实,她还是会在眉山之中放过他。

        人之一生,总是要做些冒险,但自己会喜欢的事情。

        元燕深吸了一口气,又抬起头看着天空的流云。

        她很爱看流云。

        因为那些云高高在上,如此孤高,又可以无拘无束的看尽人间悲欢。

        ......

        元燕在看云,林意在满脑子的刀法剑招,时不时的还要吃上几口干粮,在两人身前开道行走的容意却是满心紧张。

        他和林意和元燕接触得越久,便越是觉得外面的世界可怕,越是觉得南朝能人异士辈出,或许随便哪一个学院冒出来的不知名学生都有可能比他强出许多。

        此时的眉山似乎已经隐隐平静下来,难闻杀声,然而就和在那冰窟里都会杀出一个那般强大的修行者一样,他现在也很怕沿途的山林之中,或者某处山崖上,也陡然出现一名那样的强者,然后突然一剑飞来。只是他担心的这些事情并未发生。

        承天境的强者,哪怕在建康城里,要想撞见也并非那么简单。

        满心的担忧到最后变成了纯粹的看风景。

        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便越保持着最原始的风貌,三人面前出现了几座几乎没有生长草木的石丘,石丘的顶端光滑齐平得如同刀切过一般,这几座石丘之间,便是石壁陡峭的峡谷。

        石丘上几乎没有生长草木,但陡峭的崖壁上,却是生长着很多独特的灌木,长着一些独特的荚果。

        林意拿石块砸落了几个荚果,内里的果实很像蚕豆,只是坚硬如铁,切开之后内里的果肉却也是和平常豆类无异。

        这些峡谷里连风声都没有,死气沉沉,穿过这片峡谷,便可以到达元燕所说的齐心莲生长的区域。

        按照南朝行军地图所示,在更远一些的西方山林之中,有一个高山湖泊,在那片山林中雨水丰腴之时,湖泊之中的湖水会漫出,流淌到下方荒原,也便是这些石丘后方的平地之中,形成泽地。

        只是大多数时候,那片湖泊缺水,这形成的泽地也自然干枯,变成荒漠地带。

        林意等人所穿行的这道峡谷约三四里长,当他们行至中段,突然之间,不约而同,三人都是抬起头来,望向西侧高处。

        那里有山峰,正是地图上那片高山湖泊所在的地方。

        在一片死寂之中,三人此时不约而同的抬头,自然不是为了看云,而是都心有所感,觉得那里有人,而且那人在看着自己。

        “你们...也是相同感觉?”

        林意看着身旁两人的反应,震惊得有些无法言语。

        一个人如此,便有可能是错觉,但不可能三个人都是如此错觉。

        然而此时他们所在的位置和那座山峰之中还隔着一片五六里方圆的泽地,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即便身在高处的修行者能够看清楚身在峡谷阴影里的他们,而且能够让他们感觉到在被看,也一定是动用了某种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的手段。

        三人之中,最为震惊无言的是元燕。

        她之前身边有神念境的修行者为伴,而且在北魏,她也见过神念之上的修行者。

        所以她可以肯定,即便是已经被修行者世界称为“半圣”的神念境修行者,都不可能拥有这样的手段。

        那这人是谁?

        难道是现今南朝皇帝义结金兰的异性兄弟,是南天院的副院长叶暮峪?那名已经达到入圣境的亚圣?

        她的身体开始逐渐冰冷。

        很显然这名修行者是特地在那山上打量着他们,若真是叶暮峪,这样的人特别在此处注意和打量他们,便只意味着一个可能,她的身份还是败露了。

        若真的是叶暮峪在这里等着他,那她绝对不可能回得到北魏。

        很快,三人的这种感觉消失了。

        就像是那人终于收回了目光和感知。

        也就在这一刹那,他们前方峡谷外的荒漠里,流过了一道异样的风声。

        一道细细的气流从荒漠当中切过,沿途所有的刺木纷纷被切开,只是切痕太细,许多刺木哪怕只有二分之一的手指粗细,在被切成两片之后,也依旧难以看出。

        三人看着那座山,只是再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并不是叶暮峪?

        那这人是谁?

        南朝和北魏,还有哪个神念之上的修行者来了眉山?

        元燕紧抿着双唇,她的双手在衣袖之中微微颤抖。

        山间的高山湖泊已经缩水得只有雨水丰腴时一半大小。

        这是一片盐湖,盐卤来自山体之中,极浓的盐水之中不生任何的鱼虫,甚至连水草都没有一根,但是湖底析出的雪白盐花和倒映着蓝天的碧蓝湖水,显得分外的幽静和干净。

        湖畔的确停留着一名修行者。

        只是这名修行者即非她不知晓到来的魔宗大人,也并非南天院的叶暮峪,而是一名披散着长发,身穿南朝士大夫服饰的男子。

        这名男子比叶暮峪看上去甚至还要年轻些。

        他的五官很正气,身材颀长,只是一双眉毛有些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