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职场 - 从前有个死纨绔在线阅读 - 第018章 不愿

第018章 不愿

        “你又想溜出去?”幸汝南瞧着他的背影,冷声道。

        她瞧着他的背影,不由皱了皱眉,她记得宋钰那小崽子今天穿的是石青色衣衫,怎么现在换成了苍色了。

        “观言给你换的衣裳?”

        那人背对着她,听到她的声音,整个人僵硬了一瞬,很快,便又恢复自然:“姑娘认错了,我并非宋少爷。”

        不是宋钰?

        他的声音和宋钰确实不太一样,偏温润,夹着些许的喘气声,似乎光是说两句话,便已经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你是徐大掌柜的儿子?”幸汝南想起了观言的话,试探着问。

        那人没有反驳,只是沉默。

        “你叫什么?”幸汝南的目光落在他的背影上,狐疑的瞧着,“你为什么不敢转过身来?”

        “我相貌丑陋,不敢见人,还望姑娘不要为难。”那人侧着身子,给幸汝南拱了拱手,只说了一句话,又伴随着一阵咳嗽。

        “我叫杏儿,你叫什么?”

        那人沉默了半晌,才轻声说道:“起风了,姑娘请回吧。”言罢,他低着头,用衣袖掩着口鼻,一路咳,一路避着她离开了。

        幸汝南狐疑的瞧着他远去的背影,心中总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也不知是哪里不对,她就是觉得有些怪异。

        回了宋钰的院子,进了屋,他正蛤蟆一样的趴在榻上,单手垂着,手边的地上是翻开蹂躏的不成样子的书,幸汝南轻轻咳了一声,宋钰立刻被惊醒了,瞧见她进来,整个人如惊弓之鸟一般,猛地从榻上蹿了起来,慌里慌张的去找书。

        幸汝南缓缓走了过去,捡起地上的书,道:“少爷睡了也不盖个毯子,屋里是烧了炭,但也别冻着了。”

        她的话音落下,宋钰的表情就像是见鬼了一样,直愣愣的盯着她瞧。

        “豆、豆芽菜……”

        “少爷,天不早了,该传饭了。”幸汝南将书放在书架上收好,对宋钰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奴婢这就叫厨房送饭过来。”

        宋钰瞪着双眼,神情复杂,亦步亦趋的跟着幸汝南,直到她出了门,他坐立不安的在屋里等着,看到观言,招了招手,“豆芽菜怎么了?奇奇怪怪的。”

        观言一愣:“不知道啊,不过下午倒是被老太太叫去了一趟,刚才回来。”

        宋钰一听这话,猛地一拍脑门,坏了,他那天说漏嘴了,真不是故意的,估计祖母是喊她过去敲打她来着,想到这里,他心里一阵愧疚。

        幸汝南回来之后,宋钰就像一只小跟屁虫一样跟在她身后:“那个,杏儿,我那个……”

        “少爷快吃饭吧。”幸汝南站在一旁,规规矩矩的给他布菜。

        “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说漏嘴了,你知道我嘴上没个把门的……”宋钰急得抓耳挠腮。

        幸汝南没有理他,只是自顾自的给他布菜,一旁的观言瞧见了,也不由撇了撇嘴,其实杏儿还是挺好的,之前自己那么针对她,那天被少爷挑刺折腾,还是杏儿帮他解了围,今天肯定是在老太太那边受委屈了,少爷也是的,杏儿比不得他,皮糙肉厚,到底是个女孩子。

        就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睡觉的时候。

        幸汝南终于对宋钰说:“你还记得夏天你和五皇子打赌的那件事?”

        “怎么了?”宋钰愣愣的点了点头,“不是早就完事了吗?”

        “我感觉可能要出事。”幸汝南抬眸看着他,“你去找你父亲,看看有没有可以挽回的余地。”

        “这……”宋钰有些为难,“这都过去多长时间时间了,不至于出事吧?”

        “去,你去我就原谅你。”

        “成!”这回宋钰倒是答应的很痛快。

        第二天,宋钰便去找了宋泰平,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聊了些什么,出来的时候,宋钰的脸色不太好看,幸汝南有心要问,可是碍于在外面,到底没有问出口。

        回去的路上,他们遇到了去后花园散心的宋老太太。

        宋钰笑嘻嘻的上千挽着老太太的胳膊,在老太太的吩咐下,陪着老太太去后花园转一圈。

        宋老太太目光意味深长的落在幸汝南身上,瞧着她比往日恭敬多了的举止,点了点头:“我瞧着你也不小了,要是喜欢这丫鬟,就由奶奶做主,叫她在你房里做个通房可好?”

        宋钰听了她的话,当即便愣住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幸汝南,片刻才犹犹豫豫,又有些欢喜的点了点头:“多谢奶奶。”

        “你喜欢就好,我瞧着这丫鬟也是个懂事的。”宋老太太见状,满意的笑了笑,“自她来了之后,你倒也肯收心读书了,可见房里还是有人的好。”

        就在此时,幸汝南走到二人面前,低着头跪了下来:“禀老太太,奴婢出身卑贱,自认配不上少爷,还望老太太收回成命。”

        宋钰难以置信的指着她,“你不肯?你知道这是多少人求不来的福气?”

        “奴婢知道少爷金尊玉贵,更不敢高攀了,这福气,奴婢甘愿让给旁人。”幸汝南低着头,不卑不亢的答道。

        “你!”宋钰被她的话气了个半死。

        就在此时,宋老太太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行了,既然不愿就算了。”

        回去之后,宋钰一直阴沉着一张脸,进了屋,便对幸汝南冷斥了一声:“跪下。”

        幸汝南闻言,规规矩矩的跪在了地上:“少爷吩咐。”

        “行啊,你这丫头行啊,叫你给爷做通房委屈你了是吧?”宋钰冷笑一声,一巴掌拍在了桌上,震得桌上的茶盏叮当响,“通房你瞧不上,那侍妾你总归是瞧得上了吧!”

        “奴婢。”幸汝南垂眸,郑重答道,“奴婢不愿。”

        “你!”宋钰一听这话,整个人蹭的站了起来,气极盯着她,“你别不知好歹!”

        “奴婢配不上少爷。”

        又是这句话,气得宋钰怒极反笑:“好,很好!”

        翌日,老太太便送来了一个丫鬟,十四五六的年纪,正是柳枝抽条,亭亭玉立的时候,往那儿一站,桃腮带笑,两颊笑涡霞光荡漾。

        指明了要给宋钰做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