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职场 - 从前有个死纨绔在线阅读 - 第017章 通房

第017章 通房

        身体已经换回来四五天了,幸汝南居然有些不适应,前前后后当了二十几年的女人,结果只当了半年的男的,再换回来居然就不适应了。

        她忍不住感慨,还是当男的好,可以站着尿尿,还可以不用生孩子,尤其是在这个时代,当一个男人比当女人幸福多了。

        穿越的时候,为什么不让她穿到一个男孩的身上呢。

        这日,宋钰被幸汝南圈在书房读书,她便守在门外,风一吹,她便忍不住紧了紧身上的衣裳,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幸家那饥寒交迫的时候了。

        “杏儿。”观言在廊下对这她招了招手,这是宋老太太做主给她起的名字

        幸汝南抬眼看了过去,他手里捧着一个帕子,帕子上放着热气腾腾的芙蓉糕,她抿了抿唇,缓缓走了过去。之前宋钰在她身体里的时候,观言就对他百般挑刺,现在换回来了,观言反倒一改常态,这两天对她格外好,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要是让宋钰知道这个情况,估计又要气死了。

        真是个小心眼子。

        “这个给你吃。”观言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芙蓉糕托到了幸汝南的面前,低着头看她,“你这么瘦,多吃点。”

        幸汝南一阵无言。

        观言是家生子,他祖母是秦氏身边的厉嬷嬷,所以走到哪里都有一帮下人想要巴结他,去一趟厨房,就能带回来一块刚出锅的芙蓉糕。

        “多谢了。”她不喜吃甜,芙蓉糕和她在现代的糕点比起来,并不算甜了,但她还是不喜欢吃,不过碍于观言眼巴巴的看着,她只好吃了两口,只吃了两口,便不想再吃了。

        观言见状,忍不住问道:“怎么了?不好吃?”

        “不是,不饿。”

        观言闻言,失望的点了点头:“行吧。”

        “我之前叫你打听的事,打听的怎么样了?”幸汝南忽然想起,遂问道。

        “这个……”观言有些惭愧,“我什么都没打听到,只知道那天徐大掌柜带着他儿子去见了老爷,后来就走了。”顿了顿,又抬头疑惑的问,“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难道是看上了徐大掌柜家的儿子?

        想到这里,观言陡然间如临大敌,直勾勾的盯着幸汝南:“杏儿,你今年多大了?”

        “八岁,年后九岁。”幸汝南莫名其妙的瞥了他一眼,“怎么了?”

        “我十二了。”

        “哦?然后呢?”

        观言低着头搓了搓手:“徐大掌柜的儿子听说是个病秧子呢,成天用汤药吊着命,走两步路都气喘吁吁的。”

        “你这听谁说的?”幸汝南有些不明白他想说啥。

        “听我祖母说的。”观言欲言又止,抬眸飞快扫了一眼幸汝南,声音越来越小,“虽然我不是良籍,但我身体好……”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是宋老太太身边伺候的一个名叫锦绣的丫鬟,进了院子,笑眯眯的看着幸汝南:“杏儿,老太太唤你呢。”

        唤她?

        幸汝南微微颔首:“我这就跟姐姐走一趟。”

        跟着锦绣去了宋老太太的院子,一进屋,就看见宋老太太背靠着大红迎枕,闭着眼,方嬷嬷见她进屋,轻唤了一声:“老太太,杏儿来了。”

        “请老太太安。”幸汝南连忙行了个礼。

        宋老太太笑眯眯的看着她,指了指自己脚边的脚凳:“坐吧。”

        幸汝南想起之前宋钰用自己身体在老太太面前大喇喇的样子,犹豫了一瞬,接着便直接坐了下来,宋老太太见状,眸光微眯。

        “杏儿,你是哥儿花了十两银子买回来的。”宋老太太手中摆弄着佛珠,缓缓道。

        幸汝南低眸:“是。”

        “我瞧着哥儿喜欢你,想着等两年便让他收了你做通房。”

        听到宋老太太这话,幸汝南顿时眼皮子一跳,给宋钰做通房?她才不干呢!别说是通房,就是宋钰明媒正娶的正室,她都瞧不上,那样一坨扶不上墙的烂泥,她就是这辈子不嫁,都不可能跟了他!

        再说了,抛开这些不谈,她这身体虽然只有八岁,但里面装着的毕竟是一个二十几岁的灵魂,宋钰在她眼里就像个小崽子,熊孩子的那种。

        宋老太太眸光落在她身上,似有敲打的意味:“哥儿喜欢你,宠着你,这些都是你们房里的事,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我听说你前两天还对哥儿动了手?”

        幸汝南眼皮子又是一跳。

        她是对宋钰动手了,但这也就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难道宋钰这厮真跑来告状了?

        “你来府里之前,在家中想必也十分艰难,我听哥儿说他是从你父亲的藤条下救的你,既然来了府里做事,就要谨记一条,主子就是主子,下人就是下人,万不能越过这一条去。”宋老太太脸上一贯的笑意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警告。

        幸汝南低着头,站起了身,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是,奴婢谨记老太太教诲。”

        宋老太太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只是转头和方嬷嬷说起了旁的事,将幸汝南晾在一旁足足一刻钟,末了,才淡淡说了一声:“行了,回吧,知道自己的身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是。”

        从宋老太太的房里出来,幸汝南已经是一身冷汗,她刚才很怕宋老太太一声令下,又将她送回幸家。

        她实在是厌恶了幸家,好不容易出来了,万不想再回去了。

        从老太太的院子里出来,幸汝南沉沉的吐出了一口气,也是,就是之前宋钰表现的让老太太再喜欢,那她也是下人,古代尊卑分明,这就是雷区。

        想到这里,幸汝南抬眸望了望天,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真没意思。

        她一边往回走,一边想着穿越过来之后发生的一切,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后花园。

        她正要转身离去,却看到前头的凉亭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她不由皱了皱眉,宋钰在这里干嘛?不是答应她今天肯定好好读书的么?

        想到这里,她抬脚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