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职场 - 从前有个死纨绔在线阅读 - 第015章 纸包不住火

第015章 纸包不住火

        回了宫,琉璃忍不住问道:“娘娘方才在殿中,为何还帮五皇子说话?”

        淑贵妃忍不住嗤笑了声:“陛下疼爱五皇子又不是一日两日了,还能真因为这件事恼了他?这两天,本宫算是明白了,陛下龙颜大怒,却也不想真拿五皇子撒气,皇后被迁怒,本宫也得了协理六宫之权,还不如让本宫将陛下的心思说出来,也能让陛下记一笔本宫的好,陛下就想要个出气,那个纨绔不是现成的么?”

        “说起来,那纨绔也是可怜,他又不知五皇子的身份。”琉璃不由唏嘘一声,若是知道,万死也不敢打这样的赌,陛下不想拿五皇子出气,那纨绔一家怕是难逃一劫了。

        “命里定数,逃不掉的。”淑贵妃不以为然。

        不过十来日的功夫,粘杆处便将宋家的底细查了个清楚,送到了景元帝面前。

        “宋家是嘉城第一大户,所产嘉缎专供嘉宁织造,三代单传,如今的宋家老太太曾是庄肃太后身边的宫女,入宫后原在掖庭宫为奴,后得庄肃太后赏识庇护,在其身边侍奉十年,年满出宫,嫁与嘉城宋家宋理群,后育有一子宋泰平,宋泰平与静州茶叶商秦家结亲,婚后十年方才育有一子,名唤宋钰,正是和五皇子打赌之人,此人七岁考了县试,拿了案首,之后便伤仲永了,没再读书,和嘉城的公子哥混迹于勾栏瓦肆。”

        “七岁的县案首倒是少见,可惜。”景元帝静静的听完粘杆处的禀报,手中把玩着扳指,不在意的问道:“庄肃太后身边的宫女?在宫里当差的时候,叫什么?”

        “回陛下,名叫忍冬。”粘杆处的人顿了顿,又道,“臣还查到一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景元帝拿起案上的茶盏抿了一口,他依稀记得庄肃太后身边确实有个叫忍冬的宫女,后来年满出宫嫁人了。

        “宋家三代单传,自宋钰曾祖开始,就不曾纳妾,其父宋泰平与秦氏成婚后,十年不曾生育,饶是如此,却也不曾纳小,此事在嘉城妇人之中还一度传为美谈,不过也有好事者说宋家男子皆是惧内,宋家女子多是悍妇,后来,秦氏忽然有了身孕,四个月之后便诞下了一子,此子便是宋钰。”

        景元帝听到这里,不由蹙了蹙眉:“四月产子?”

        “是,对此,宋家是说,因为秦氏成婚十年才有了身孕,不敢张扬,直到三月之后,胎像稳固,才敢告知旁人,怀胎七月的时候,又逢早产。”讲到这里,粘杆处的人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景元帝,“臣疑心……”

        景元帝没有说话,手指却是一下又一下的敲在书案上。

        半晌才问道:“你怎么看?”

        “臣以为,若是寻常人家,十年不育,若是一朝有孕,谨慎当然是好的,但这也是喜事,等胎像稳固必得好好庆贺一番,可这宋家却怎么好像如此遮掩?”

        景元帝微微颔首:“此子现在多大年岁了?”

        “回陛下,此子景元二年三月初二生人,如今正好十三。”

        “十三……”景元帝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遍。

        也不知过了多久,殿中的烛火噼啪一声炸响,惊得景元帝回了神,他沉沉叹了口气:“去吧,容朕想想,明日再来。”

        “是。”

        ————————————————

        入了冬之后,宋钰便不肯再出门了,他身上的伤早就养好了,每天仗着幸汝南和老太太宠着,一点都不像个丫鬟,反倒像个奶奶,气得观言牙根痒痒,却也无可奈何。

        幸汝南也没料到宋钰这么会讨老太太欢心,可能祖孙连心,宋老太太听说幸汝南收了一个丫鬟之后,便让她带过来见见,一见面之后,宋钰的嘴就像是抹了蜜一样,哄得宋老太太南北不分了,也乐得让他每天都来陪自己。

        这日,宋钰和幸汝南照例来找老太太请安,两人陪着老太太说了会儿话,宋钰正把老太太逗得前仰后合的时候,外头匆匆走进来一个人,站在屏风后头,低声道:“老太太,京里来的信。”

        宋老太太脸上的笑意顿了顿,对一旁的宋钰和幸汝南道:“行了,我也乏了,你们就先回去吧。”

        幸汝南和宋钰闻言,起身便回去了。

        宋老太太看完信之后,脸色凝重,对一旁的嬷嬷道:“去,把老爷叫回来。”

        “是。”

        宋泰平得了老太太的消息,马不停滴的就赶回来了。

        “娘,什么事?”

        宋老太太屏退左右之后,才将信交给了宋泰平,宋泰平看完之后,也是一脸凝重:“还是出事了。”此前,幸哥儿告诉他,自己和五皇子作赌的事情,一直到今日,宋泰平的心里都惴惴不安,总觉得要出事,如今半年时间过去了,还是出事了。

        “早做打算吧。”宋老太太的手中抱着汤婆子,靠在迎枕上,脸上满是疲惫,“也不是没想过这一天。”

        “是,儿子这就去办。”说完这话,宋泰平便急匆匆的出去了。

        那边,幸汝南和宋钰回了自己的院子,入了冬的天色总是黑的快,用完晚膳,幸汝南站在窗前,又看见了那个死去的女人。

        她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了,距离她上次出现,已经过去两三个月的时间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幸汝南趁着宋钰睡着之后,又起身出来问。

        “我是他的奶嬷嬷。”女人的声音轻轻的。

        原来是这样,喂养过宋钰的奶嬷嬷,就算是死了,还是放不下心,所以总是在他身边看着他,却又不想他出事,所以每次都离的很远。

        “要变天了。”女人幽森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幸汝南下意识的抬眸看了眼天空,冬夜的天空总是不如夏夜来的清澈的,时常伴有阴云,她很快便意识到女人说的不是这个变天,想到这里,她心中不由一跳。

        “是五皇子的事被人知道了?”幸汝南问道。

        女人幽幽叹道:“纸包不住火,早晚是要出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