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职场 - 从前有个死纨绔在线阅读 - 第013章 难兄难弟

第013章 难兄难弟

        饶是如此,一顿家法还是没躲掉,用宋泰平的话来说,给个警惕,看看以后还敢不敢出去喝酒,和旁人乱打赌被设计了!

        这些天,幸汝南一直在养屁股上的伤,养了好些日子,伤也好的挺快,她趴在软塌上,不知不觉又想起了那天和宋泰平在书房的对话。

        屋里没人,只一个宋钰,他见状,抬脚踹了一下她的腿:“想什么呢?”

        “天下父母,不都是望子成龙的么?”

        宋钰听了她的话,忍不住轻笑了声:“我爹倒是望子成龙,那我也要有那个本事啊!他对我明白着呢,压根不是读书的料。”

        “不是读书的料?”幸汝南坐直了身体,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七岁的县案首是玩笑挣来的?”

        “那也就是运气好。”宋钰满不在乎,“我们家做了三代的宫里生意,读那书有什么用?”

        话是这样说,但幸汝南还是觉得有些奇怪,算了,不想这些了,她现在和宋钰就是两个难兄难弟,宋钰看她被打了一顿板子,一直吭哧吭哧的笑。

        “要我说,我爹这回还打轻了,估计是看你收场可以,以前打我那叫一个狠手。”

        幸汝南无力的白了他一眼,唇边飞出一个字,“滚。”

        “嗐,你咋那么小心眼子呢,我不也被你爹打了一顿嘛!要我说,我尝下来,藤条可比板子要疼多了。”

        两人正说着话,观言进来了,瞧见宋钰没大没小的歪在榻上,立刻瞪了他一眼:“我说你这丫头,少爷把你买回来是当丫鬟使的,不是让你回来当奶奶的。”

        宋钰一听这话,顿时来了脾气:“你小子说什么呢?”

        观言也来劲了,他是少爷的贴身小厮,在府里哪个不是高看一眼,现在连个乡下来大的臭丫头也敢给他撂脸子了!老太太还没说叫她当通房呢,她就自己端起奶奶的架子来了!

        “行了。”幸汝南淡淡斥了一声,“什么事?”

        观言心里有些委屈,怎么这丫头来了,少爷也不跟他亲近了,一甩手站在一边:“太太说老太太醒了,叫你去一趟。”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观言出去后,幸汝南便扭头询问宋钰,想要知道些关于老太太和秦氏的事情,一会儿也好警惕着些,不被发现端倪。

        宋钰倒是得意洋洋的看着她:“现在知道求爷了?”

        幸汝南盯着他,笑了一声,然后伸出手。

        下一瞬,站在院里等着观言就听到屋里传来那小丫头的一声惨叫,撕心裂肺。

        隔了一阵,他才瞧见少爷面带微笑的走了出来。

        “走吧。”

        宋钰恨恨的瞪着门外,委屈的捂着自己刚才被幸汝南掐红的胳膊,他又不是不说,干嘛动手动脚的!

        那边,幸汝南领着观言去了老太太的院子。

        前些天,老太太生病了,一直卧床,整个人也混混沌沌的,今天清醒了,第一个就要见宝贝孙子。

        幸汝南赶到的时候,秦氏已经在床边伺候了。

        “幸哥儿来了。”秦氏上前扶起宋老太太。

        宋老太太一听这话,一双污浊的眼中顿时充满了光亮,她伸出手:“幸哥儿,来,来奶奶身边坐。”末了,又对身边的嬷嬷说,“快把榛子酥拿来,给哥儿吃。”

        幸汝南接过榛子酥,轻轻咬了一小口,满口甜腻,她最不爱吃甜,遂又放在了一旁。

        “奶奶,你身体怎么样了?”

        宋老太太一直拉着她的手,慈爱的笑:“奶奶已经好多了,我听说你爹前些日子又打你了?他也是,这么大的人了,还能说打就打!”

        秦氏在一旁低着头,有些愧疚:“都怪我,要是那天不放哥儿出去,想来也不会被老爷动家法。”

        “这事也不能怪你,早前都说好了的事,他自己又反悔,现在打哥儿。”正说着,宋老太太便心疼的摸着幸汝南的脸,“我的乖乖,疼不疼?”

        “已经好多了,奶奶。”

        宋老太太笑着点头,和秦氏说:“几天不见,哥儿倒是稳重多了。”

        “是呢,想来是这回也知道错了。”秦氏笑着应和。

        幸汝南默默地听着两人对话,心中隐有一丝狐疑,他们三人之前说好了什么事?是商议后也不再逼宋钰读书了?然后宋泰平反悔了?

        不对啊,前两天宋泰平还和她说,他只要宋钰能考中秀才就可了。

        秀才……

        又陪着老太太用了晚膳,晚膳后,宋老太太乏力的摆了摆手:“你回去吧。”

        “好,奶奶休息,孙儿明儿再来看奶奶。”

        宋老太太目光落在幸汝南离去的背影上,眉目间的神色隐约露出一丝异样。

        “老太太,该喝药了。”一旁伺候的方嬷嬷端了一碗药过来。

        宋老太太喝完药之后,手指点了点桌上的榛子酥:“撤了吧。”

        方嬷嬷轻轻答应了一声:“从前哥儿最爱吃榛子酥了,今儿倒是只吃了一口,就再也没动过了。”

        宋老太太听了她的话,嘴角不由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那已经不是从前的哥儿了,如何能一样?”

        方嬷嬷一愣,没琢磨明白老太太话中的意思,不过到底没有多问,只是上前服侍老太太睡下了。

        那边,幸汝南带着观言回去了。

        天色已经黑了,有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也便出来了。

        幸汝南一进院子,就看见院子里站着一个死去的女子,她微微驻足,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进屋去了。

        “你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一进屋,宋钰就不住的抱怨,“我都快饿死了!”

        “我已经吃过了。”

        “什么?你已经吃过了?那我怎么办?”

        幸汝南的注意力一直在院子里那个女人身上,没工夫搭理宋钰,让观言叫厨房做些吃的端过来,观言知道是给那丫鬟吃的,不情不愿的出去了,看的宋钰心里一阵窝火,叫嚷着等身体换回来,一定要观言好看!

        她走到窗前,目光落在院中那女人身上,不由蹙了蹙眉。

        宋钰见状,凑了过来:“你看什么呢?什么也没有啊。”

        他当然看不见了,那个女人日日都来,幸汝南从住进宋家,每天于日落后,都能看见这个女人,可这女人却什么也没说,更什么也没做,只是站在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