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职场 - 从前有个死纨绔在线阅读 - 第012章 天下万品,读书为上

第012章 天下万品,读书为上

        他堂堂宋家少爷,居然就值二十两?

        宋钰脖子一伸,正要开口,就看见幸汝南回头狠狠瞪了自己一眼,她瞪完自己,便扭头看向了幸大志,高声道:“你家闺女瘦成这样,连我家厨房里的烧火丫头都比不上,还敢狮子大开口,要二十两!那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反正我家也不缺这么个丫鬟!”

        她的话音落下,宋钰便气闷的瞪着她,烧火丫头?他堂堂宋家少爷,金尊玉贵,居然拿他和烧火丫头比?

        幸汝南则是满眼含笑的瞥了他一眼,这话不是他自己说的么?

        幸大志见幸汝南扭头就要走,心中也有些慌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要二十两确实是狮子大开口了,连忙喊道:“宋少爷,十五两,十五两总行了吧?”

        “十两银子。”幸汝南微微驻足,“你去外头打听打听,寻常丫鬟也不过六七两银子,更何况你家这个这样瘦小,又被你打成这样,买回了家我们还得养着,十两银子,还能帮你家里少一张吃饭的嘴,你也少一笔医药费。”

        是啊,卖了三丫头,能赚十两银子不说,家里还能少张吃饭的嘴。

        想到这里,幸大志一拍大腿:“成!”

        幸汝南瞥了观言一眼,观言连忙从钱袋子翻出十两银子递给了幸大志。

        宋泰平和徐大掌柜赶来的时候,幸汝南已经带着宋钰准备回去了,四人在田埂上撞见了。

        “你个逆子,平日里不叫你和家里的丫鬟厮混,你就跑到这里了来了,连这么小的丫头都不放过!”宋泰平脸色当场就变了,不管不顾的就要打幸汝南。

        幸汝南连忙往宋钰身后躲:“爹,儿子这么做只是在救她,真不是存了别的心思,再说了,她在儿子眼里就是个小孩儿,儿子再怎么也不至于……”

        宋泰平被徐大掌柜拉住了,气喘吁吁的站在那里,指着观言吹胡子瞪眼:“你说。”

        观言连忙说道:“老爷,少爷真的是为了救这丫头,这丫头今天说了实情,耽误了冯家讹钱,这丫头老爹本就是和冯家穿一条裤子的,他们根本不在乎冯幸氏到底是怎么死的,他们要钱,现在钱没要到,这丫头回去就被绑在树上打了一顿,老爷您看,少爷要是去晚了一些,恐怕这丫头就没了。”说着,观言便把宋钰身上披着的衣服拉开了一点。

        宋泰平一眼就看到了宋钰身上的斑斑血痕,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半天没说话。

        隔了好一会儿,他才摆了摆手,叹了口气:“你花了多少银子买的她?”

        幸汝南连忙道:“十两银子。”

        宋泰平一愣,他的儿子他还是很清楚的,向来不知柴米油盐贵,经常被嘉城的浪荡子弟哄骗的做东,一顿饭就能吃掉一个庄子一个月的收成,屡教不改,他原先还以为幸哥儿去买这丫头,保不准是要被狠狠讹一笔,末了幸哥儿还会沾沾自喜觉得赚了。

        没想到幸哥儿只花了十两银子?

        虽然说寻常买个丫鬟只要六七两,但是幸哥儿毕竟是上人家里去买的人,肯定不能和市价比,不过只贵了三两,确实很不错了。

        “真的?”宋泰平这话明显是问观言的。

        观言连忙答道:“回老爷,确实是十两银子,那人狮子大开口,要二十两,还是少爷把价折回来的。”

        宋泰平一听,不由上下打量了一眼幸汝南,末了,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这才是我宋泰平的儿子。”

        一旁的宋钰见状,心里顿时气鼓鼓的,不是,这豆芽菜不就是花了十两银子买了他么?这样就能得到老爹的夸奖?凭什么啊!那是他的老爹,不是豆芽菜的!

        “行了,回去吧。”宋泰平摆了摆手,徐大掌柜连忙扶着他上马车,“也是个苦命的,回去在家里给她找个松快点的差事做。”

        “是。”

        天已经黑了,城门肯定已经关了,几人便在庄子上又住了一晚,第二天才赶回嘉城。

        宋钰也是个脾气大的,幸汝南不敢把他安排在别的地方,只能先放在书房伺候了,说是伺候,也不过是个名目罢了。

        安顿好之后,幸汝南便去找了宋泰平。

        “爹。”

        宋泰平本在看账,见她进来,点了点头,示意她先坐,幸汝南又等了好一会儿,才见他放下账本,端起茶盏喝了一口:“什么事?这两天倒是乖巧,知道在家中看书,也不出去鬼混了。”

        幸汝南抿了抿唇,撩起衣摆跪在地上:“爹,儿子知错了。”

        “又犯了什么错?”

        幸汝南缓缓将自己那天在秦月坊遇见五皇子还作了赌约的事情说了出来,宋泰平听完之后,不由皱了皱眉。

        “儿子以为,这是何家二郎有意陷害儿子,他们何家一直对宫中的生意虎视眈眈,没想到这回竟是用了这样的阴招。”

        此时,宋泰平的脸色有些难看,隔了好一会儿,他才沉沉道:“你这回也算是机灵,知道怎么收场,也幸得五皇子不是个小肚鸡肠之人,没有和你计较。”还将在场的威胁了一通,想来应该不会有消息传出去。

        “五皇子临行前,还将他身上的玉佩解下来赠与了儿子。”幸汝南将佩玉双手奉上,“儿子没有可以相赠之物,只好取下身上的香囊给了五皇子,五皇子还说,若是以后儿子要去京城科考,可凭佩玉去找他。”

        “他果真这么说?”宋泰平皱着眉问道。

        幸汝南微微颔首:“儿子以为,天下万品,读书为上,儿子还是想要认真读书,搏个功名回来。”

        宋泰平听了她的话,目光落在手中的五皇子佩玉上,望得出神,隔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放下佩玉,道:“罢了,我也不求你高中进士,你以后便是考到秀才,我便也不管你了。”

        秀才?

        幸汝南有些怔忪,她可是听说宋钰是七岁的县案首,那年放榜出来,风光一时无两,就是放眼全天下,七岁的县案首,又能找出来几个?

        这足以证明宋钰只要肯努力,他日必能高中,但是宋泰平却只要他考到秀才就行了?而宋钰生母秦氏,便更是宠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