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职场 - 从前有个死纨绔在线阅读 - 第008章 王八对绿豆

第008章 王八对绿豆

        观言不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情景。

        到了结账的时候,幸汝南就笑眯眯的站在旁边,一直拉着观言说话,秦月坊的妈妈一进门,什么都没问,就走到了幸汝南面前。

        “几位公子今天一共一百八十七两银子,抹了零头,一百八十两。”妈妈笑盈盈的看着幸汝南。

        观言一听,当时就瞥了瞥嘴,又让少爷付钱,连秦月坊的妈妈都默认了。

        “噢!”幸汝南恍然大悟,“一百八十两,妈妈稍等!”说着,她便浑身上下的翻着,一边翻,还一边对在场的其他公子说:“你们都别动,这顿饭我做东,都别动啊!”

        其他人怎么会动呢,只是一个个笑着,说什么还是宋公子阔气。

        此时,何治星轻摇折扇,微微一笑:“宋兄,要不还是我来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幸汝南连忙摇头,双手还是不停的翻着身上,此时,观言在一旁想要说话,因为快要结账之前,少爷曾把身上的钱袋塞到了观言手里,让他收好不要拿出来。

        那个钱袋里面有厉嬷嬷给的两张百两银票,还有一些散碎银两。

        观言正要开口,忽然瞥见少爷瞪了他一眼,他下得缩了缩脖子,不出声了。

        “我钱袋上哪儿去了。”幸汝南还在那边装模作样的翻着,长吁短叹的,“难道出门忘带了?”

        观言这个时候总算是机灵了一回,连忙道:“少爷,小的忘带了。”

        “混账东西!”幸汝南瞪了他一眼,“还不快回去取!”

        “小的这就去。”

        等到观言走后,幸汝南还在懊恼:“怎么就忘带了。”说着她对众人拱了拱手,“诸位见谅。”

        “怎么会?”

        “宋兄阔气,我等又怎会介意。”

        幸汝南谦虚的摆了摆手:“嗳!要论阔气,我可比不上何兄啊!听说何兄前两日一出手就给秦月坊的香梧姑娘赏了套琉璃阁的头面,听说那套头面原是端亲王妃母家的东西呢,你们且猜猜,那套头面要多少银子?“

        “多少?”立刻就有好事者问道。

        幸汝南根本不理会何治星的脸色,高深莫测的伸出比了个手势。

        在场几位公子立刻惊叹了起来,一个两个在幸汝南的带领下,也开始吹捧何治星阔气,给香梧姑娘一出手就是八百两银子。

        何治星倒不像原先的宋钰,一被人吹捧就晕头转向了,他只恨自己刚才为什么不拦住宋钰,还有这个姓宋的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明明没几个人知道才是!就连母亲,他都是死死的瞒着的,要是让母亲知道他在一个花娘身上就花了八百两银子,他以后的银钱肯定是要被管控的。

        “何兄才是顶顶爽利之人。”幸汝南笑嘻嘻的吹捧他,“能在香梧姑娘一掷千金的人,想来对我们这些朋友也不会差的,是吧,何兄?”

        何治星被她说的眼皮一阵阵的跳,强颜欢笑:“那是当然了。”

        “哎,观言怎么到底现在还没回来?”幸汝南着急的朝外面瞅了瞅,“坏了,该不会是被我娘发现了吧,我今天可是偷跑出来的。”

        秦月坊的妈妈又来了一遍,往那儿一戳,笑眯眯的看着众人。

        幸汝南为难的说道:“妈妈,我已经让小厮回去取了,烦你在等等。”

        “这天色也不早了。”何治星扯了扯嘴角,“要不还是先记着账,明天派人送来便是。”

        “这怎么行!”幸汝南连忙道,“我爹要是知道,肯定要打死我的。”她装模作样,眼巴巴的看着何治星,“要不何兄,你……”

        之前那个姓黄的少年也道:“何兄连香梧姑娘都舍得花钱,对我们又何况是一顿饭?”

        “就是,今天要不就何兄做东。”

        众人纷纷响应,话说到这里,何治星也不好推脱,只能强撑着笑:“那是自然。”

        一百八十两,全都是何治星掏了。

        “想什么,车备好了?”幸汝南见观言回来了,问道。

        观言听到她的声音,回过神来:“已经好了。”

        ————————————————

        宋钰怎么也不可能放弃可以再次接近他爹的机会,更何况,经过一夜,他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

        众人聚在一起,还是商量着怎么解决此事。

        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两方依旧是争执不下,范管事坚持自己只是不小心推了冯家娘子,当时又没什么事,人还好端端回去了,怎么到傍晚才抬过来说没了,而冯家则咬定是范管事害死了冯娘子。

        宋钰眼瞅着两方也吵累了,认准时机,忽然冲到了前面。

        众人看到宋钰冲出来,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他昨天被鬼上身了。

        宋钰装模作样的盘腿坐在地上,闭上双眼:“宋老爷,敢问家中老夫人的身体如何了?”

        众人一惊,面面相觑,有人小声嘀咕:“幸老三的闺女怎么神神叨叨的?”

        “可不是嘛!可像隔壁庄子上的神婆。”

        “令郎七岁中了县案首,这些年却没少叫老爷操心吧?”宋钰神神叨叨的用手抓了一把空气,装模作样的放在鼻子面前吸了一口,“这是有人冲撞了他的八字,要想拨乱反正,还需得从长计议。”

        宋泰平本是皱着眉看宋钰,心里一直犯嘀咕,总觉得这孩子奇奇怪怪像谁。

        但是听到他说的话,自己也愣住了,家中老母确实是病了,但是没对外人说,连徐大掌柜都不知道,还有幸哥儿中了县案首这件事,那都是五六年前的事了,眼前这个孩子不过八、九岁的样子,又如何得知,再说了,庄子上的佃户也未必知道他家幸哥儿七岁中了县案首。

        宋钰眯着眼,偷偷瞧了眼他爹的神色,心中得意,以他对他爹的了解,只要他爹产生好奇了,他就可以私底下接触他爹了。

        哦豁,回家的路还真是轻而易举呢!

        就在此时,外头一个佃农匆匆跑了进来:“宋老爷,宋少爷的马车到了。”

        “这逆子不在家中,跑这里来做什么!”宋泰平皱着眉,猛地一拍桌子。

        宋钰更是愣住了,他的身体来了?他呲溜一下站起来,朝门口看去,他倒要看看,占了他身体的是个什么东西!

        幸汝南一走进屋,就对上了宋钰那凶神恶煞的小脸。

        她也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