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职场 - 从前有个死纨绔在线阅读 - 第006章 各执一词

第006章 各执一词

        大雨依旧滂沱,道路泥泞难行,向来养尊处优的宋钰何时走过这样的路,他心中愈发的委屈,早知道就听爹的,就在家看书哪儿都不去,现在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宋钰小心的跟在孟氏屁股后面,借着她身后的蓑衣遮挡大雨,他的小脚丫子刚才一脚踩在了泥坑里,还跑丢了一只鞋子,他越想越委屈,不知不觉,眼眶发红,抽泣起来,“呜呜呜。”

        前头走着的孟氏听到他哭泣的声音,遂停下了脚步,蹲下将宋钰一把抱了起来。

        宋钰整个人骤然如同石头一样僵硬,这女人干嘛抱他!想他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被一个女人像小孩儿一样抱在怀里,传出去,他肯定会成为整个嘉城的笑柄的。

        想到这里,宋钰挣扎了起来。

        孟氏抱着他,叹了口气道:“你一会儿到了那边,可千万别闹,娘知道你大姐死了你难受,但是她现在已经死了,咱们不管怎么样,都得讨个公道不是?”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宋钰一个劲的挣扎。

        孟氏只好将他放了下来。

        两人一路磕磕绊绊,总算是快到地方了,远远的,宋钰就听到了哀嚎声。

        “我可怜的媳妇啊!年纪轻轻的就死了,连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就被畜生给打死了!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只见前头的凉棚,密密麻麻的站了一堆人,中间地上是一具女尸,粗布衣衫,裙下腥红一片,宋钰看了一阵触目惊心,一个中年妇女坐在女尸边上嚎啕大哭。

        “去吧,跟你大姐说说话。”孟氏在宋钰身后推了一把。

        宋钰没有防备,一个踉跄出了人群,在场众人的目光皆落在了他的身上,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期期艾艾的挪了过去,哭丧着一张脸,装模作样的哭嚎:“大姐啊!你死的好惨啊……”

        那边,幸大志瞪了孟氏一眼,低声斥道:“你把她带来做什么?”

        “三丫和她大姐关系最好,她又是小孩子。”孟氏意味深长的瞥了幸大志一眼,低声道,“一会儿你还得庆幸我带她过来呢。”

        果然,当围观的乡民们看见身板小巧巧的宋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时候,一个个也都动容了,偷偷抹了抹眼泪。

        宋钰一边用手捂着脸号丧,一边透过指缝,做贼一样的打量着在场的人。

        爹怎么不在这里?

        就在此时,他听到人喊了一句,“宋老爷来了。”

        那人话音刚落,宋钰便立刻放下了捂在脸上的手,他抬眸看去,果然看见徐大管家为他爹撑着一顶油布伞,两人缓缓的从屋子走了过来。

        宋钰激动的不能自已,他连忙站了起来,大喊一声:“爹!”

        幸大志一听,立刻一巴掌打在了宋钰的后脑勺上,骂道:“臭丫头,瞎喊什么呢!”

        旁边有人阴阳怪气的调笑道:“幸老三,你家丫头子这是想说人家了吧?都给自己找公爹了!”

        这话说的极为难听,幸大志的脸色立刻铁青一片,倒是旁边的孟氏拉了他一把,示意他宋老爷已经走近了,该忙正事了。

        宋泰平走进凉棚,立刻就有一个青年跪在了他的面前,眼眶通红:“宋老爷,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我娘子被范管事打死了,一尸两命,连着我那还未出生的孩儿,全都死了,我今天一定要为我娘子和我孩儿讨还公道!”说完,那青年便对着宋泰平磕了个头。

        此时,徐大掌柜道:“这位小兄弟,你先起来,我们老爷这次过来,就是处理这件事的,范管事要是犯了事,我们也绝不姑息。”

        “小的知道,范管事是宋老爷的家奴,帮老爷打理庄子已经几十年了,老爷护短也是常理。”青年抬头瞪着徐大掌柜,“可我也不怕你们,大不了咱们对簿公堂!我倒要看看,县官老爷是不是也要帮着范管事说话!再不然,我就是上京敲登闻鼓告御状,也要为我娘子和孩儿讨回公道!”

        一旁围观的宋钰听了两人的对话,不由暗忖,这个庄子上的范管事好像是祖母的陪房,确实是几十年的家奴了,按照祖母的性格,能留几十年的家奴,不至于会犯这样的糊涂才是。

        范管事瞧见宋泰平和徐大掌柜来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老泪纵横。

        “老爷,老奴没有打冯家媳妇,老奴冤枉啊!”

        事情的经过,来的路上徐大掌柜已经和宋泰平说过了,起因是这个叫冯茂才的佃农上交的蚕丝,后被范管事发现湿了水打秤,足足多出五十斤的重量,范管事就找了冯茂才,要他退回五十斤的银两,而冯茂才则是咬定范管事诬陷,自己上交的都是顶好的蚕丝,是范管事构陷想要私吞。

        两人便吵了起来,后来愈吵愈烈,最后动了手,而这死掉的冯家媳妇,则是在两人打斗的过程中,上前拉架,被范管事推了一把,头部撞在了石磨上了。

        “你放屁!我家媳妇就是被你打死的!好好的人,就这么没了,还有我那大孙儿啊……”冯母坐在地上,一边拍着大腿,一边嚎啕大哭。

        范管事着急反驳:“老爷明鉴啊,老奴是不小心推到了冯家媳妇,可冯家媳妇当时什么事也没有,还回家去了,人到傍晚的时候,才拖过来,说是没了。”

        “那可不就是被你推了一把,撞到头死了!一尸两命!”冯茂才眼睛血红,嘶吼着。

        宋钰听了他们的话,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小心后退了一步。

        宋泰平以拳抵唇,轻咳了一声,徐大掌柜见状,扬声道:“都别吵了。”

        “诸位。”宋泰平缓缓开口,“这件事,你等各执一词,此事还需再做定夺。”

        “宋老爷!”一听这话,冯茂才立刻瞪大了眼睛,“我娘子和孩儿都一尸两命了,你还在这里偏袒范管事,好!我这就去县衙,咱们对簿公堂!”

        “冯大兄弟。”徐大掌柜连忙道,“何必闹到公堂上去……”

        就在此时,一直站在女尸旁边的宋钰,忽然阴森森的干笑了一声。

        那声音诡异绵长,冷不丁的一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众人纷纷看去,却见那纤瘦的小姑娘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她整个人身子直挺挺的立在那里,僵硬的如同一具……

        她缓缓张口,声音飘忽。

        “相公,要个一百两回家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