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职场 - 从前有个死纨绔在线阅读 - 第005章 他,成公公了?

第005章 他,成公公了?

        “五皇子的恩师告老还乡后病逝,老先生曾经救过他一命,他求了圣上去送老先生最后一程。”幸汝南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五皇子送她的佩玉,“老先生家在闵州,五皇子吊唁完老先生后回京,路过嘉城。”

        “你怎么知道?”何治星听了她的话,眼皮一跳。

        这个宋钰什么时候竟开始动脑子了?还知道的这么多?他不由抬眸打量了一下,也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眼前这个宋钰,和以前不一样了。

        “想知道自然就能知道了。”幸汝南咧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当然是阿飘姐姐告诉她的了。

        她唇角的笑,让何治星心头一惊,一时半会儿竟不敢再多言语。他总觉得自己言多必失,尤其是宋钰突然变机灵了,说的话也意有所指的样子。

        “所以,和五皇子作赌的事,要是传出去,别说圣上会怎么样,就是皇后的母家会不会出手,也未可知啊。”幸汝南笑眯眯的警告着众人,虽然说宋钰是被人套路了,但是眼下屋子里的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要死一起死!

        “可是,这明明是你和五皇子作的赌!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有一个人不满了。

        “是啊。”何治星也眯了眯眼睛,语气不善,“宋兄,这是你和五皇子打的赌,难道我们也会被迁怒不成?”

        “不不不。”幸汝南连连摇头,“你们怎么会被迁怒呢?正如你们所说,这是我和五皇子作的赌,怎么算也不会连累你们的。”

        听了她的话,何治星的眉宇间不由露出一丝惬意和自得,可是幸汝南接下来的话,却打断了他的自得。

        “就五皇子那边而言,他肯定不会说出去,同理,我也不会说出去,如果这件事传出去,那五皇子的外家肯定会查清楚是谁泄露的这件事,到时候,泄露消息的人,估计就……”

        她的话落,何治星脸上的笑意终于维持不住了,在场的其他人则是神色各异。

        且不管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幸汝南明白,出了秦月坊,这件事也就不会再被人提及了。

        ————————————————

        宋钰只记得自己喝多了酒,有人叫嚣着要他打赌,谁赢了就可以让沉璧作陪!

        笑话,他宋钰在嘉城这么些年,怕过谁?他站到了案上,叫嚷着要那竖子小儿露面,不要躲在帘幔后面狗狗祟祟!

        再后来,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周围的环境让他半天没回过神来,这是人住的地方吗?这个房子的地面连砖石都没有铺砌,就是泥土地,破烂潮湿的被褥,房梁上还缠着蜘蛛网,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子霉味。

        这是什么地方?他怎么会到这里了?

        宋钰掀开被子,迷茫的下床,却惊异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缩水了许多,瘦的像是芦苇杆一样,风一吹就倒了。

        这什么情况啊!

        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身体,上本身瘦如排骨,下半……等等!

        下面怎么空空荡荡!他的小宝贝呢!!!

        宋钰惊恐万分,整个人摸在当部,如同石化了一样,动也不敢动。

        他……

        成公公了?

        “啊!!!!!!!!”

        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从幸家传了出来,直直穿透人的耳膜,扶摇直上。

        老陈氏听见声音,抱着庚哥儿走了进来,看见已经醒了的宋钰,嫌恶的说:“醒了?正好,庚哥儿饿了,你去鸡窝找个蛋给他做碗蛋羹!”

        “你是谁?”宋钰强忍着心底的恐惧问。

        去鸡窝找蛋?

        他自己的一觉醒来都没有了!!!!苍天啊!!!!

        老陈氏一愣,下一瞬一巴掌拍在旁边的桌上:“你个短命的玩意儿!我是谁?我是你老子的他娘!你说我是谁!”

        “三丫头刚刚还不给我把尿,我尿裤裆都怪她!”庚哥儿也来劲了,趁机落井下石。

        “好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老陈氏一听这话,顿时来了脾气,站起身,对着宋钰的脸,狠狠就是一巴掌,“叫你带弟弟,你就是这么带的啊!我一觉睡醒,庚哥儿裤子都尿湿了,原来是你干的好事!”

        宋钰被老陈氏和庚哥儿的你一言我一语弄得愣住了,难道他从案上摔下来死了,借尸还魂了?

        就在此时,一个人顶着大雨匆匆跑进了屋,宋钰见状,嫌弃的后退了一步,生怕那人将雨水甩到自己身上。

        “怎么样了?”老陈氏连忙问道。

        “当家的已经去了。”孟氏擦了擦蓑衣上的雨水,“大姐儿叫宋家的下人打死了,姑爷已经在庄子上闹了半天了,听说他们庄子上的老爷都来了。”

        老陈氏闻言,忙道:“他们庄子上的老爷?那是嘉城宋家的宋老爷?”

        “可不是嘛!”孟氏点了点头。

        “好!”老陈氏一听这话,高兴的不得了,“就叫姑爷好好闹,要不然,咱们家跟他没完!”

        孟氏总算是瞧见了站在一旁的宋钰,不由皱了皱眉:“你这额头怎么了?”

        “嗐,还不是刚才钱嫂子来报信,她缠着人家,自己没站稳撞院墙上了。”老陈氏轻描淡写的便将这件事翻篇了。

        宋钰听了两人的对话,心中惊骇万分。

        等等,他们口中的嘉城宋老爷,就是在说他爹吧?

        宋钰不由想起自己出门前,观言说徐大掌柜来了,说是庄子上出事了,他爹便跟着徐大掌柜走了……

        孟氏再次披上蓑衣:“娘,我去探探情况,您带着庚哥儿,三丫在家等消息。”说完这话,她便再次出了门。

        老陈氏目送孟氏离开,抱着庚哥儿喜不自禁:“哎呦庚哥儿,你大姐这回死的不冤,宋老爷都来了,肯定得赔不少钱,咱们家以后就能过上好日子了,以后你想要什么,都叫你爹给你买!”

        “太好了太好了!”庚哥儿也跟着高兴的叫了起来。

        老陈氏忽然想到了什么:“三丫头,叫你给你弟弄碗鸡蛋羹听到了没有?”

        没人应她。

        她在堂屋转了一圈,也没找见人,里屋也没有人,倒是院子泥泞的路上,一双大脚印后面,跟着一双小脚印。

        “这死丫头!”

        宋钰一路跟着孟氏,他要找到他爹,告诉自己现在的情况,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情况,但是他一定要找到他爹!

        “你怎么跟来了?”孟氏到底还是发现他了。

        宋钰语塞,半天才低着头道:“我想看看大姐……”

        当他目光瞥到裆部的时候,又是一阵幽怨。

        孟氏皱了皱眉,想起三丫头平日里最喜欢她大姐了,现在她大姐死了,想到这里,孟氏叹了口气:“到那儿别捣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