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职场 - 从前有个死纨绔在线阅读 - 第004章 狗屁不通

第004章 狗屁不通

        等等!

        五皇子抬头朝屏风后的人影瞥了一眼,那小子上局是画的字义,好像效果还挺好的,他也来试试好了。

        于是,他提笔低头在纸上画了起来。

        一旁的崔子都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他胆战心惊的看向五皇子的画,却被五皇子发现后,换了个姿势牢牢挡住了,崔子都从未觉得时间这样漫长过。

        终于。

        五皇子放下了笔,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崔子都招了招手:“来,猜吧。”

        也不知为何,这句云淡风气的“来,猜吧”,落在崔子都耳中,却像是一道催命符,他步履沉如千斤,挪到画前,只看了一眼,他心中的怨念愈发的深重了。

        只听他幽幽的问道:“五爷,这次是猜成语吗?”

        “对啊。”

        “和历史典故有关?”

        “对啊。”

        “狗屁不通?”

        “……”五皇子唇角的微笑骤渐放大,他一把勾住崔子都的脖子,轻声道,“我的画狗屁不通?”

        “不是!”崔子都连忙辩解,“谜底是狗屁不通。”

        五皇子依然微笑着:“那你给我解释一下,狗屁不通是什么历史典故?”

        “呃,鸡鸣狗盗?”

        “哪里有鸡?!”

        崔子都拧着眉头,怎么也猜不出来,这次五皇子画了四幅画。

        第一幅,一只狗在一片林子里,张大了嘴在叫。

        第二幅,还是那片林子,狗没了。

        第三幅,狗站在悬崖边,似乎是悬悬停住了没掉下去。

        第四幅,狗在流哈喇子。

        “狗吠非主?”崔子都小心翼翼的问道。

        “崔子都。”五皇子笑眯眯的搂住他的脖子,“你一题都猜不中,回去后,你那点破事我肯定不会再帮你兜着,全都告诉你父亲!”

        崔子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欲哭无泪,他也不想的啊!

        就在此时,屏风那头猜出来了:“望梅止渴!”

        望梅止渴?!崔子都只觉得自己过去十来年所学得的词汇,都无法精准的表达他此刻的感受,他怨念颇深的看向五皇子:“五爷,您给讲讲?”

        五皇子瞪了他一眼,指着自己的画:“第一张,狗在叫,汪与望同音!第二张,还是这个地方,狗没了!第三张,这狗跑到悬崖边刹住了,止!第四张显而易见,渴嘛!崔子都,你怎么连这些都猜不上来,我真想把你脑袋扒开,把我自个儿脑子放进去!”

        另一边,幸汝南已经无语了,她算计了游戏里各种可能性,却万万算漏了这个五皇子。

        何治星眼见胜局已定,轻摇折扇,唇角扬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

        就在此时,不死心的幸汝南绕过屏风,走到五皇子画前,五皇子以为她是来炫耀的,但是没想到,她竟是拿起他的画,大加称赞:“这位公子的画很有新意啊!比起我那中规中矩的画,有意思的多了,看来公子很有发散性思维,颇有董其昌的风范。”像不像董其昌她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一通乱吹。

        五皇子本欲横眉冷对,但是乍一听到幸汝南的赞扬,自己都愣住了:“什么是发散性思维?”

        幸汝南自己也愣住了,很快,她便笑着道:“就是,一题多解,一事多写,一物多用!公子能想常人所不能想,思常人所不能思之处,便是发散性思维!”讲到这里,她不由低了低头,故作深沉道,“万物苍生皆有来处,然天下万民又何尝不是圣上的子民呢?”

        言罢,她竟是撩起衣袍跪下,朝着京城所在的方向遥遥一拜。

        五皇子一愣,下意识地扭头看崔子都,崔子都倒是反应过来,这位宋公子是给了台阶下,于是他连忙跟着跪了下来,还顺手拉了拉蒙圈的五皇子。

        其他人见他三人跪下后,也纷纷跟着跪了下来,一时间,船中景象竟有点像传销组织。

        幸汝南就是那个传销头子。

        等到跪拜完毕,所有人站起身之后,何治星贼心不死的开口:“宋兄,怎么说,我们也是赢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幸汝南给打断了:“嗳,谁赢了?明明是和局啊!”

        “对,是和局!”崔子都也笑眯眯的应和,“难道这位公子不是圣上的子民吗?”

        何治星语塞半天,只好悻悻的站到一旁,不再开口了。

        此时,五皇子也大度的让沉璧姑娘出来弹奏一曲助兴,两方化干戈为玉帛,坐下开怀畅饮,五皇子还拉着幸汝南说起刚才她提到的“发散性思维”,“宋兄,不瞒你说,我对你这个看法深以为然,从小我就和我其他几个哥哥想的不一样,先生叫我们用最短的时间解开九连环,这不容易么?我直接往地上一摔!先生却还将此事告到我父亲面前,宋兄你说,我哪里错了?他又没说不能摔!”

        “对。”幸汝南笑眯眯的应和,趁他不注意,偷偷将酒倒在了身后。

        “还有之前……”五皇子遇到幸汝南,竟像是遇到了人生知己一样,滔滔不绝。

        一旁的崔子都欲言又止,终于,他忍不住了,道:“五爷,时辰不早了。”

        五皇子抬头看了眼外头的夜色,缓缓站起身,握着幸汝南的手,颇有些不舍:“我与宋兄一见如故,如今却要分别,真是……”

        真是叫人头秃,幸汝南默默补充了一句,她笑着道:“日后有缘,总会再相见的。”

        五皇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再说,临离开之际,解下自己腰间的佩玉递给幸汝南:“宋兄,此物赠你,留作纪念,以后宋兄若是赴京赶考,来鸿月楼找我。”

        佩玉被塞进手中,幸汝南一愣,半晌才翻了翻身上,最终翻到了一个荷包递了过去:“我,出门匆忙,只有这个荷包……”

        五皇子高兴的接过荷包:“那你我就算是朋友了。”

        朋友?

        幸汝南有些怔忪,和皇子成为朋友,竟然是这样容易的事?

        五皇子走后,何治星眉宇间蕴着一丝讥讽,面上却还是笑着:“不愧是宋兄,广交天下君子。”

        幸汝南垫了垫手中的佩玉,一扫面上的笑意,对众人道:“今日作赌之事,任何人都不得泄露出去半分!不然……”

        “不然怎样?”有人问。

        “不然就要大祸临头了。”幸汝南扯了扯嘴角。

        姓黄的少年不以为然的笑道:“就算传出去又能怎么样?咱们赢了呢!”

        幸汝南轻笑一声:“想死的话,只管传出去,你当离开的那人是谁?他是当今圣上的五皇子,皇后嫡出的儿子,和他作赌,想想那赌约。”

        众人听了她的话,震惊不已,而后,竟都不由打了个寒颤。

        何治星眸底染上一丝阴冷,微笑着道:“宋兄在说笑吧,嘉城地处南方,距离京城有两三个月的路程,五皇子怎么凭空跑咱们这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