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职场 - 从前有个死纨绔在线阅读 - 第003章 游戏黑洞五皇子

第003章 游戏黑洞五皇子

        眼看着幸汝南这边已经连赢了三局,时间也已经过了一半的时候,帘幔后头的五皇子终于按捺不住了,撩起帘子走了出去。

        恨铁不成钢的推开作画的侍从,又指了指一直帮他传信的侍从:“子都,你来猜!”

        崔子都一愣:“五爷,我……”

        “废什么话,过来!”五皇子一声令下,崔子都只得应从。

        幸汝南不动声色的打量了着这个五皇子,玉树临风的少年,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模样,自己现在这个身体,估计和五皇子应当是同龄人,想到这里,她不由砸了咂舌,古代小孩子还真是早熟啊,十三四岁的小屁孩,就开始抢女人了。

        五皇子睨了幸汝南一眼,眼神满是挑衅:“开始吧。”

        幸汝南无言,跟你抢女人的又不是我。

        第四局游戏开始了,幸汝南展开写有题目的纸条。

        “两个字,猜一个动作。”

        幸汝南微微颔首,这个好办,一个人,一张书桌,一把算盘,那个叫子都的就算是头猪,也应该能猜出来。

        想到这里,她慢悠悠的在纸上作画,先画一张桌子,哎呀墨水不小心糊掉了画,算了,重来吧,周围的人都快急死了,看着幸汝南慢悠悠的揉掉纸张又重新作画,恨不得顶替了她。

        那厢,五皇子绞尽脑汁,苦苦思索这个动作应该怎么表现。

        “五爷……”崔子都有些无言,开口提醒了一声。

        五皇子乍一听到他的声音,猛地抬头,死死的盯着他,霎时间福至心灵,他知道自己该怎么画了!

        崔子都眼看着五皇子在画案上先是画下了一张长条板凳,接着长条板凳上趴着一个脱了裤子的少年,少年的身旁缓缓出现一个拿着棍棒男子,五皇子眼看着自己的画已经成型,殷切的看向崔子都。

        崔子都无言的看了这画半晌,终于吐出两个字:“棒打。”

        “什么东西!”五皇子立刻像一只炸了毛的猫咪,瞪着崔子都。

        幸汝南在屏风后头听到崔子都的声音,也是一阵无言,难道真是头猪?怎么会猜成棒打的?

        五皇子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崔子都,又拿起笔,在纸上沙沙作画,很快,两个人物出现了一个背景,祠堂,牌位,蜡烛。

        呃,这是家祠?

        崔子都心中暗暗嘀咕着,但是不敢说出口。

        五皇子再次殷切的看着他:“再猜。”

        “呃……家法?”崔子都拧着眉头,死死的盯着五皇子的画,他实在是猜不出来啊!谁来救救他!

        “家法?”五皇子一听这话,险些没背过气去,“家法是动作啊?”

        “请家法……”

        “请家法那是三个字!你会不会算术崔子都!!!”

        屏风那边的幸汝南听着两人一连串的声音,心中越来越觉得神奇,崔子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才,居然能猜出十万八千里外去。

        五皇子又气又急,提笔在纸上又沙沙画了起来,一个长条,上面有家书二字,这回崔子都要是还猜不上来,看他回去怎么收拾他!

        崔子都眉头都快拧成川字了,他看到五皇子又在纸上画了一封家书。

        家书……

        家祠……

        打儿子的老子……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人生为什么如此艰难!!!崔子都只觉得自己脑袋要爆炸了,他就是看不出来五皇子画的到底是什么嘛!

        就在此时,幸汝南那边竟是猜上来了。

        姓黄的少年兴奋的大喊:“算账!”

        算账?崔子都又是一阵无言,他低头看了看五皇子的画,这画……怎么看也看不出来是算账啊!

        五皇子更是恨铁不成钢的一巴掌拍在崔子都的后背:“你怎么那么笨!这都猜不上来!你看看,我还特意画了一封家书,前段时间,你爹不是刚给你来了封家书嘛!说他已经知道你干的好事了,等他回来要找你算账!你怎么能猜不上来!”

        所以,打儿子的老子是他爹,被打的是他自己?崔子都想要哭,却发现自己没有眼泪。

        做人,真的好难……

        此时,幸汝南已经无语了,她抿了抿唇,原来游戏黑洞不是崔子都,而是五皇子啊!

        五皇子又输了一局,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幸汝南,无不嫉妒的说:“不用谢!”

        “哈?”

        “很明显,我们把错误答案都帮你排除了,不用谢了。”五皇子冷哼一声,又转到了屏风后头,再次瞪了一眼崔子都。

        又一局开始了。

        幸汝南看了一眼题目,这个和上一题不一样,没办法画的具体,就只能画出每个字的意思了。

        “三个字,猜一个地名。”

        五皇子看完题目,充满智慧的小脑瓜再次转动了起来,“这也太简单了。”

        不知道为何,听到五皇子说太简单了,崔子都的心头骤然浮现一丝被支配的恐惧。

        只见他在纸上先画了一个佩剑的男子,身披甲胄,画完了,他沾沾自喜的吹干上面的墨迹,胸有成竹的看向了崔子都,“记住,是地名,三个字。”

        “呃……”崔子都看着他的画,心头袅袅升起一团幽怨,画上有个身披甲胄的男人,怎么猜地名了,“关公庙?”

        “关公庙?”五皇子陡然拔高了声音,满腔的难以置信。

        崔子都苦恼的眯着眼:“我不知道,岳飞墓?”

        “跟关公岳飞都没有关系!”五皇子觉得崔子都就是故意的,这显而易见的答案,怎么就猜不出来呢,他强压着自己的怒气,扯着笑循循善诱,“想想上一个题目。”

        上一个题目?崔子都苦恼的托着下巴:“我真的不知道……”

        五皇子哀叹一口气,提笔又在画上添了几笔:“现在呢?”

        崔子都看了过去,只见原先画上的人脚下,被他添了几笔黑墨点点,一时间也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啊!”崔子都绝望的声音从屏风后面传了过来。

        幸汝南手一抖,一团黑墨掉在了纸上,她正要借此机会将纸揉掉,她身侧的黄公子又是一声兴奋的高呼,“我猜到了!是雁门关!”

        他的话音刚落,五皇子便气势汹汹的从屏风后面冲了出来:“我看看!”言罢,他不由分说的扯过幸汝南手中的纸。

        只见纸上画了一只大雁,一扇关着的门,一个大墨点……

        崔子都也跟了过来,哀嚎着:“五爷,这才是雁门关啊!你画的我真的猜不上来!”

        五皇子一阵气急败坏的抓过崔子都的衣裳,两人来到他的画前,五皇子言之凿凿的介绍道:“怎么不是雁门关!你看,我画了你父亲,他现在……”讲到这里,他刻意压低了声音,“你爹他现在不就驻守在雁门关吗!我还提醒了你想想上一个题目!”

        “那这些点点是什么?”崔子都绝望的指着画上人的脚下。

        “这些是雁门关的山蘑菇啊!你爹之前让人捎回来的!”五皇子恨铁不成钢的戳着他的头,小声抱怨,“我明明前两天还和你说让你爹再派人捎来些,那东西还怪好吃的!”

        崔子都听了他的话,满腔又是绝望又是怨念:“五爷,你怎么老跟我爹过不去?”

        这换谁能猜得到啊!!!

        剩下的时间还能再猜一题,虽然现在局势已定,但是五皇子依然不气馁!

        他就不相信了,这个笨蛋崔子都一题都猜不上来!

        “最后一题,猜一个成语,和历史典故有关。”

        五皇子一看题目,立刻摩拳擦掌!这个容易!崔子都肯定能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