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司恋,“”

        这种事情是他们下属可以随便讨论的吗?

        不过想到总裁大人昨日提到妻子的笑容以及今早的黑脸。

        也不是没可能。

        司恋悄悄看向战南夜,看到他优雅地挥动高尔夫球杆,一个球顺利进洞。

        竞远总裁就没这么顺利,挥了好几杆子,一个球没进。

        几个回合之后,竞远总裁招手唤人送上茶水。

        司恋见状,赶紧给战南夜递上瓶装水和毛巾。

        竞远总裁看向司恋,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打量

        司恋身穿白色衬衫和齐膝短裙,又黑又顺的长发扎成一个丸子头,露出修长白|皙的脖子,化了淡淡的妆容,干净得体,是再正常不过的职场装扮。

        竞远总裁却一直盯着她胸前,目光猥琐得仿佛司恋什么都没穿,“战总,你的新助理不但年轻漂亮,这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

        战南夜淡淡地应了声,“刘总过奖了。”

        竞远总裁笑了笑,对司恋说,“司小姐,你会不会打高尔夫?”

        作为总裁特助,司恋多少会一点,不过不精通,而且这种场合也轮不到她上场。

        “刘总,我不会。”她讨厌对方看她的目光,不过顾及场合不敢做什么,接过战南夜喝完水的瓶子,准备退到一边去。

        谁料,刘总手一伸啪一下拍在她屁股上,顺势又搂住她的腰,“司小姐不会,我教你啊。”

        司恋本能抬脚狠狠一脚踩在刘总脚背上,刘总吃痛松了手,目光阴狠地瞪了她一眼。

        得到自由后,司恋立即退到一旁,担心地看向战南夜

        这种商业谈判场合,她得罪了合作的客户,很有可能被炒鱿鱼。

        令司恋万万没想到,战南夜低低沉沉的声音突然响起,“刘总,她是我的人。”

        他看向刘总,完美的俊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不过银丝眼镜框下微眯的双眸显示出大佬十分不悦。

        刘总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连忙陪笑,“战总,我错了,中午我自罚三杯向你赔罪。”

        刘总在跟战南夜说话,猥琐恶心的目光却没从司恋身上移开,“我还真以为战总像外界传言那般,不碰女色。既然战总还没有玩腻,那我就再等等。”

        “刘总,马上跟她道歉!”战南夜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高尔夫球杆,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仍然看不出他真实的情绪。

        刘总一愣,随即笑道,“战总,我们是合作伙伴,她不过是你的玩物”

        “玩物”这个词就像一根根染了毒的针一样往司恋的心脏上刺,过往一些不好的记忆又涌上她心头。

        她不偷不抢,凭自己的本事得到的工作,凭自己的本事赚钱,凭什么就因为她是女孩、因为她长得好看点,就要被别人这般羞辱!?

        这次不用战南夜开口,司恋自己站了出来,“刘总,你家没有女人吗?你不是女人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吗?还是你觉得你要靠羞辱一个女人来证明自己厉害?”

        她站得笔直,态度不卑不亢,还伶牙俐齿。

        周启灵也走了过来,“刘总,战氏不缺你这么一个合作对象,但是我们公司尊重并且在乎每一名员工。”

        两个助理都敢这样说,刘总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战总,很抱歉,我不该对你的人”他顿了下,“司小姐,我很抱歉!”

        战南夜用力挥动球杆,白色小球飞出后撞到不远处的树干,又朝他们这边飞来,差一点就击中竞远总裁的头。

        竞远总裁吓得双腿一软,差点跪下来,“战总,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

        战南夜不置一语,冷厉的目光扫了竞远总裁右手一眼,转身就走。

        司恋抓起电脑包,赶紧跟上,“战总,谢谢您替我解围!”

        战南夜走在她前方,一米八八的个子比一米六八的她要高一个头,司恋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他醇厚有力的声音。

        “错的是性|骚扰你的人,而不是你。在职场遭受欺负,不管任何场合都要勇敢反抗,不必忍气吞声,在你背后是整个战氏集团。”

        司恋第一次听到他说这么多话,他用低沉有力的声音告诉她,错的是骚扰她的人而不是她,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谢谢战总,以后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战南夜回头,看到她眼眶红红的,刚刚被人欺负时都没见她怕,这会儿却委屈上了。

        他不由得放柔了声音,“你在我身边做事,代表的是我,不必害怕任何人。”

        “是。”司恋点头,带了点鼻音,不是害怕,而是感激。

        当年她被欺负的时候,但凡有一个人能像他这样站出来指出错的是施暴的人,而不是她这个受害者,她也不至于身败名裂有家不能归。

        战南夜又补充了一句,“刚刚你后面表现得很好。”

        司恋听得心里一暖,“谢谢!”

        这时,周启灵追了上来,“战总,我已经通知相关部门取消与竞远的合作。”

        战氏这几年忙着芯片研发,也有了很好的成绩,因为专利还没办下来,公司一部分产品还得跟竞远这种芯片成熟的厂家合作。

        现在合作半途而废,对战氏也会有不小的损失。

        虽然知道战南夜这么做不单单是维护她这个小员工,更多是维护战氏颜面,司恋对他的敬重还是又多了几分。

        在资本肆意妄为的年代,能在这样的公司上班,能有这样维护下属的上司,是她的幸运。

        因为断了与竞远的合作,战氏就得找新的芯片厂家。

        下午,司恋等人就跟着战南夜飞往帝都,与新的芯片公司谈判。

        连续两周高强度作战,总算和新厂家达成合作。

        明早航班回香江,司恋吃完晚饭看时间还早,打算去买点帝都特产给唐糖和孟子音带回去。

        周启灵听说她要一个人去逛街,“司恋,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人生地不熟的,晚上独自出门多少有点不安全。

        他又多嘴问他家总裁,“战总,你要不要给太太带点礼物回去?”

        战南夜想到那晚电话里那个男人的声音,微微蹙了下眉头。

        再仔细一想,上次在电话里听到有男人声音,也不能证明什么,万一是个误会

        他点头,“你们看着选。”

        司恋也多了句嘴,“战总,送给自己妻子的礼物,还是亲自挑比较有诚意。”

        于是,多嘴的司恋不久后就后悔了,单独跟上司一起逛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本来三个人一起来的,因为商场停车位满了,周启灵开着车到处找停车位,留下司恋跟战南夜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