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言情 - 九转剑真仙在线阅读 - 第430章 东海挽歌(三)

第430章 东海挽歌(三)

        “我知道。”

        夏冰清往塔下看了一眼,那无边无际的海族大军并没有让她有半点惧怕。

        “我生在东海城,长在东海城,如果能在这里死去也未必不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我固然明白任何的抵抗不过是徒劳,但有些事,总要有人做的。

        哪怕只是一刻也好,我也想为东海城的兄弟姐妹们争取最后一分逃生的希望。”

        程羽气得嘴唇都在颤抖,但是面对夏冰清那温柔和坚定的眼神却一句责备的话都说不出来。

        “海王……海王呢?!

        海王那么强,为什么他不来顶,让你一个弱女子来顶?!!”

        “首先。”

        夏冰清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弱女子——我是东海学院院长,东海峰理事会最高行政长官之一!”

        “其次,海王要做什么那是他的事!

        他在与不在、好与不好都不会影响我的半点决定!”

        随即夏冰清又紧接着说道:“程羽,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院长请说,是不是关于以后重建东海学院的事……”

        岂料夏冰清却摇了摇头,

        “东海学院的荣耀是我的梦想,我不会把我的梦想强加在任何人头上……我想要拜托你的,是小姝……”

        “小姝她啊,自小就有主见,脾气也大。但是这不怪她,是我和她父亲亏欠她太多太多了……

        虽然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但是心里最放不下的还是小姝——程羽,我能把我最宝贵的女儿托付给你吗?”

        程羽沉默了一会儿皱眉道:“你说的托付是哪种托付?”

        “就是你理解的那种托付。”

        “这个……恐怕不行。

        董姝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的伙伴,不用院长你说我也一定会照顾她。”

        “但是我们两个之间并没有什么情感上的火花,再加上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恐怕我要拒绝你了。”

        夏冰清淡淡笑道:“你们有没有感情我确实不清楚,但我知道小姝这丫头一直都喜欢你。

        另外你刚刚说的恐怕不全面吧——

        你不是‘有女朋友’了,是有‘好几个女朋友’了,对么?”

        “呃……没错。所以院长你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女儿和其他女人共同分享一个男人吧。”

        程羽和几女之间的事已经属于不公开的秘密了,夏冰清不知道才是不正常。

        “正常来说是这样的,当妈的自然不会希望自己女儿和其他人共侍一夫。

        可是既然连我妹妹都能倾心于你,又怎么会阻挡女儿追求自己的幸福呢?”

        “什什什……什么?!!”

        程羽被夏冰清这一番话吓到了。

        自己和夏玉洁之间的事暴露了?

        不应该呀?他们可是把这个秘密守护的很好,绝对不会有第三者知道的!

        “行了,看把你吓得。”夏冰清苦笑道:“我自己妹妹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吗?虽然你们谁都没说,但是只要看到她看你的眼神我就什么都知道了。”

        “呃,院长,这件事我可以解释……”程羽头上的汗都下来了。

        “不用解释,我又不是要反对你们。我妹妹活了三十多年从未看上哪个男子,没想到最后选择的竟然是自己的学生,难道违反伦理的恋爱就这么吸引人吗?”

        “呃……额……”

        “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就自行决定吧,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接受小姝,那以后你就帮她选个好夫婿吧,我相信你的眼光。”

        “这个……我也不能确定她会不会听我的……”

        程羽有些哭笑不得,夏冰清这要求属实有些为难他了。

        就在此时,天空一声爆响,海王狼狈不堪的身影从天而降,跟着他后面的有老人鱼皇、爱丽公主和人鱼二皇子。

        至于人鱼三皇子和那巨大的鲲族王子倒是不知所踪。

        “董开天!!你还我儿命来!!!”暴怒的老人鱼皇睚眦欲裂,似乎已经丧失了理智。

        “父王,冷静啊!”爱丽公主紧紧跟随着老人鱼皇,脸上的悲痛与担心一览无余。

        “嘿嘿嘿,哈哈哈!这就是你们海族侵扰我东海城的代价!”

        海王虽然气息低落,身上带伤。

        但眼中的狂傲与那股子疯劲儿让他整个人的危险程度都呈指数级上升。

        “老人鱼,你不过是尝了下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罢了,这就受不了?!”

        海王怪异地笑了起来,随即发狠道:“等着吧,你东海人鱼皇族上下以后都将活在我的阴影中,我可是早就想尝尝爱丽公主这位海族第一美人儿的滋味儿了!”

        老人鱼立马怒发冲冠道,“休想!今天你哪儿也别想走!必要让你给三皇儿偿命!”

        “切,别看你们人多,但是我想走谁又能拦得住我?!”

        爱丽公主闻言大惊道:“海王你敢走?东海城千万子民的性命你不管不顾了?!”

        “哼。”海王不屑地笑了声。

        “要屠尽东海城的上下分明是你们这些刽子手,你们欲造下滔天杀孽又与我何干?

        我自认势单力孤拦不住你们,自然要保留性命以待日后找你们复仇了!”

        “你!”爱丽公主冷笑道:“好好好,不愧是当世枭雄!”

        “既然如此,你就躲起来好好看看东海城是怎么覆灭的吧!”

        海王依旧不为所动,只是将视线转向了夏冰清,眼中闪过了难得的一丝温柔。

        “冰清,和我走可好?这帮废物,根本拦不住我的。”

        夏冰清对海王的话充耳不闻,依然身处高台上控制着魔导灯塔。

        “院长,你好像对海王的选择早有预料?”

        说实话,海王这么光棍的行为程羽可以理解,但换做他自己绝对无法做到如此坦然。

        在场众人听到此番言语后皆是士气低落,就连首席大将付东来都陷入了默然不语的状态,唯有夏冰清神情毫无波动,故而程羽有此问。

        “这就是董开天面具下的真面孔,他不这样做我才意外呢。”

        她认真地看向程羽,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只恨此生不能手刃此贼!程羽,以后再遇上你可一定要小心他!”

        “冰清?冰清?”

        海王又喊了两声见夏冰清始终不理他,咬牙说道:“既然这样……你多保重,冰清。

        我……我永远爱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