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夫为佞臣在线阅读 - 【三百零五】接近华岁

【三百零五】接近华岁

        说罢,王氏便又起了身,轻轻柔柔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时辰不早了,本宫无法在你这里呆太久,落庭轩中还有许多积务要处理,便先行一步回去了,待到明日再来瞧你。”

        江呈佳立即支起身子,向她欠身福礼,恭恭敬敬道:“儿媳恭送母后。”

        王氏随即抬脚朝屏风外行去,当她踏出门槛,入了廊中甬道时,便瞬时变了脸色,原本的和颜悦色霎那间烟消云散,神色阴沉着道:“这小蹄子,能演会装,竟然叫本宫吃了一个闷亏,倒是有本事得很。”

        一旁随侍在她身旁的一名老仆妇道:“王后娘娘,老奴看着小娘子机灵得很,看来并不好对付...日后我们行事,可要小心再小心了。”

        王氏冷哼一声,扭头朝厢房的屋门撇去,眼中闪过寒光道:“什么货色,竟也敢同本宫作对?等着瞧,本宫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话音落下,她即刻抬脚离开了廊道。

        房舍内,华岁再次将所有仆婢赶了出去,小步奔到珠帘内,半跪着靠在江呈佳身旁,兴奋又好奇的问道:“王妃殿下!淮王后竟然真的来看望您了?要知道...若想劳得她的大驾前来探望,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寻常人,她自然不放在眼里。难道她还能不将代王放在眼里么?”江呈佳压低声音提问了一句。

        华岁愣了愣,一时语塞,顿了好久道:“王妃...请了代王?您是如何做到的?代王他对您不也多有防备么?”

        江呈佳微微笑道:“当然不是我去请的,而是府内之人所逼。”

        华岁听着她的话,更是不能理解,疑声道:“府内之人?姑娘所说是...?”

        “今日...代王在会客堂内与诸臣商议国政,淮王府内少说也来了不下三十位官员。他们要与代王共同批阅文书,直到傍晚才能从府中离开。你说说看...若此时,这些朝臣们从王府仆婢口中听闻落庭轩中——本宫因站立太久中了暑气晕倒的事情,他们怎么样?”江呈佳引导着华岁思考。

        华岁低头思索一番,恍然大悟道:“这些朝臣并非都是代王的属臣,有一些还是支持江主司的人。若他们得知王妃您在淮王府内如此受苦,定然坐不住...代王若想平息诸臣的非议与怒气,则必须前来落庭轩内处置此事...”

        江呈佳欣慰的点头道:“正是如此。所以,淮王后才会眼巴巴的来看我。此乃代王之令,她不得不从。”

        “本宫让华七去寻年谦,便是为了将本宫在落庭轩的遭遇散布出去,需让整座王府知晓本宫如何,才能让这些传闻落到那些朝臣的耳中。”

        华岁若有所思的颔首道:“年医师也真是聪明,竟能明白王妃您的意思?”

        江呈佳道:“殿下也在本宫面前夸过他,说本宫可以放心的吩咐他去办事。”

        一句话,解开了华岁心中对她与年谦之间的关系的疑惑。华岁想:原来是睿王殿下托付的,难怪王妃格外信任年医师。

        “今日之事虽然已经过去,但只怕日后淮王后会更加记恨于本宫。故而...需得早做打算才是。”

        江呈佳将话题带过去,顺势引到王氏身上,向华岁嘱咐道:“恐怕明日本宫也不得回去。估摸着再过一会儿,华七该回来了,你抽空溜出去,在落庭轩门口等她。告诉她,让年谦时刻准备着与府外联系。”

        华岁心里佩服她至极,自然是言听计从,立时点头道:“奴婢遵命。”

        叮嘱完此事,江呈佳总算松了口气,轻轻朝旁摆了摆手道:“本宫倦了,要睡一会儿,你在屏风外守着吧。”

        女郎倚着软枕,慢慢合上了眼。

        华岁悄悄应了一声,转身便往珠帘外行去,垫了一个蒲团跽坐在上面,醒神守着屋舍。

        经过午后闹出来的这一番事,淮王后自不敢在群臣离开前再对江呈佳怎么样,于是好吃好喝的供着,还命人送来了炎炎夏日千金难求的冰块与纳凉轮。

        江呈佳小憩了一个时辰才睡醒,还没缓过神来,鼻间便闻到了一股清香,于是睁眼一看,便见华岁端着食案站在她床前,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江呈佳揉了揉朦胧的双眼,声色沙哑的问道:“你手里端着的是什么?”

        华岁向她欠身福礼道:“是...淮王后送来的点心和小食。”

        “方才...殷平还送来了纳凉轮与冰块。王妃此刻醒来,正好去暖阁里坐着乘凉。”

        江呈佳撑着身体坐起来,盯着食案上的膳食,冷笑道:“为了平息代王的怒火,她还真是什么都做了。”

        女郎移动双腿下床,理了理凌乱的衣裳,径直走到屋中摆放的书案前,提起一旁放置的毛笔,铺开一张纸,似乎准备写什么。

        华岁急忙将手中食案放下,跑到江呈佳身边替她磨墨:“王妃要写什么?”

        江呈佳道:“一封保命书。”

        华岁咦了一声,觉得奇怪:“保命书?”

        江呈佳点了点头,不再多言,提笔在帛纸上疾笔写了起来。

        华岁在旁静静的看着她写,实在忍不住时,便好奇的问道:“王妃为何要写此书?今日王后娘娘并未多说什么,日后就算刁难,也不可能伤及您的性命吧?”

        江呈佳敛眸凝神,屏足呼吸继续往下写,暂时没有理会华岁的询问。

        待她停笔收手,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后,抬起眸子朝前看去,便见华岁眼巴巴的盯着她看,似乎在等她说话。

        江呈佳这才答道:“本宫因为常山侯的事情得罪了淮王后,她已将本宫视作眼中钉,即便不会伤及本宫的性命,也有可能将本宫折磨的半死不活。

        这淮王府的手段细碎杂乱、阴险毒辣、无缝不钻,本宫就算准备的再周全,也难免会忽略一些小事。若因此丧了性命,岂不是大亏。故而...要留一封保命书。”

        华岁:“原是如此...王妃说的是,我们确实该为自己留条后路。”

        江呈佳折起手中的帛书,从怀中掏出一叠手绢,仔细的包裹起来,递到华岁手中道:“我在这里,时时被人盯着,恐怕是不能随意走动的。这封保命书需得你亲自递到年谦手里,告诉他,若有机缘,便将这封书信送到上坊巷中第二个路口的第一家铺堂中,交给那里的掌柜。”

        华岁接过那封用手绢抱起来的帛书,询问起来:“王妃是要联系府外沐夫人的人么?”

        江呈佳朝她望一眼,避开关键,低声答道:“左不过是本宫婚嫁前蓄养在民间的一些人手罢了,多半则是水阁的部下。”

        华岁听着,心里有了数,便不再多问。

        江呈佳有意无意的瞥了她一眼,滴水不漏的遮去眼中的防备,低下了头。

        她并非不信任华岁与华七,只是这二人虽然忠心不二,但季先之也在私下里悄悄同她说过,她们姐妹俩并非十分聪慧之人,虽有些小机灵、做人也圆滑,却并不能知晓太多的秘密。

        她可以放心嘱咐这对姐妹做事,却不能对她们知无不言。这么做的原因,不是为了防备她们,而是怕她们会被有心之人利用。若她们俩因旁人引导诱惑,而被套出了话,便大事不妙了。

        华岁并不知女郎的心思,听过她的回答,应了一声,便悄悄的噤了声。

        江呈佳道:“时辰不早了,你快去快回。这封保命书必须得在天黑前交到年谦手中,方可稳住日后的太平。”

        华岁当即应道:“奴婢遵命,王妃且安心。”

        此音落下,华岁便从书案前起了身,退出了屋外。她自小在淮王府长大,在这里有些门路,要想避开殷平的监视,绕路离开落庭轩,也不算一件难事。

        她略略耗费了一些功夫,便从落庭轩守卫稀少的侧门溜了出去,亲自赶往她们所居住的小院里报信。

        归来的路上,误打误撞的碰见了从石子路上缓缓散步前来的淮王后。华岁当即吓得一身冷汗,连忙蹿入旁边的丛林中,想要避开迎面而来的那位贵妇人。

        然则,侧门草木稀少,并非茂盛之地,藏身极难。她纵然压低了身形,也没办法遮住全部,还是露出了一角衣裳。她心里暗叫不好,但此时淮王后已快要走到眼前,根本容不得她再换个地方藏身,正当她以为自己要暴露时,与淮王后同行的众多夫人以及仆婢中,有人突然高喊了一声:“王后娘娘,您看那边的桃花林,如此盛放,相较于去年更是鲜艳好看了呢!”

        这声唤,令众人都朝华岁的反方向望去。

        淮王后应了一声:“果真如此。当真是落英缤纷、芳华鲜美。”

        华岁便趁着这个时机,从草丛里悄悄溜了出去,错开人们的注视,从旁侧躲了过去,飞快的奔到了更远的杨树下,偷偷摸摸的绕路走到了廊下,这才松下了一口气。

        她抚着一颗砰砰直跳的心,回想起方才的情景,总觉得那出声引开淮王后视线的人有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