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启禀王爷,王妃她又穷疯了在线阅读 - 第499章 皇帝:老六媳妇实在太好笑

第499章 皇帝:老六媳妇实在太好笑

        翟清菡进了产房生孩子,已经回过神来的文绵绵准备开溜,林妃都已经来了,她留下也没什么用,且她真的不想在门外一坐就是一夜了,明日她还要忙呢。

        正要开溜,五皇子寻来了,“六弟妹,你赶紧的跟我走一趟,也去摸一摸你五嫂的肚子。”

        同样着急的他得了他三哥的信儿赶紧的就来了,“别管灵不灵都要去摸一下。”

        “不是...”

        她是真的拥有了这项技能了吗?

        “快,上车。”

        不管她怎么样,五皇子直接就催着她上了马车,林婉等人面面相觑,只觉得今日这事实在是过于玄幻。

        五皇子和四皇子之间虽然有那么一点‘私人恩怨’,但兄弟两人的感情还是可靠的,顺道就把文绵绵先拉到了四皇子府,四皇子跟着去北襄了,这些日子何倩的娘家母亲一直在府中陪着,见到她来热情的迎接,没等何夫人说话,五皇子就说了,“赶紧的让她摸一摸四嫂的肚子。”

        “刚才她去摸了下三嫂的肚子,三嫂已经发动了。”

        这话说的,母女两人都很惊讶,何倩笑道:“既是这样,那还不赶紧的来摸摸。”

        本是玩笑话,文绵绵却带着很是凝重的神色靠近了她的肚子,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何倩还是喜笑颜开,还开了玩笑,“六弟妹,你许诺的那点好处太小了,你得给他说等他出来了,六婶婶要重重的赏他,没准儿这孩子贪财就出来了。”

        这话说的自己都笑的更欢畅了,许是笑声太过畅快,也可能是那孩子真的贪财,总之,笑容都还在脸上的何倩发动了......

        何夫人......

        五皇子......

        文绵绵......

        她知道了,以后不怕饿死了,她可以做催生婆子,谁家过了预产期还不生的,可以请了她去摸一摸。

        五皇子朝她竖起了大拇指,“厉害了,六弟妹。”

        “快走,你五嫂还等着你去摸一摸。”

        文绵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了五皇子府,又是怎么回去的,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好想找了二飘来问问,这到底是机缘巧合,还是个啥搞笑技能。

        次日天亮的时候,还在床上的她就得知她三嫂生了个七斤重的闺女,四嫂子生了个六斤多的小子,五嫂生了个七斤二两闺女。

        且她催生王妃的名头不胫而走。

        “哈哈哈哈~~~”

        御书房里,下了朝的皇帝得了消息放声大笑,“老六媳妇让人太好笑了,朕猜她此刻正在家里生闷气。”

        “哈哈哈哈~~~”

        怎么就这么好笑呢?

        一想到她以后就和一个神婆一样被这家请那家请的,他就忍不住想笑。

        内侍陪着笑了下,想说皇上难道不是应该笑又得了一个孙子两个孙女吗?

        “去,挑两件好东西给老六媳妇送去,就说朕赏赐她劳苦功高,哈哈哈哈~~~”

        内侍好想提醒,赏赐难道不应该给辛苦生子的人吗?

        对比皇帝笑的很不厚道,凤栖宫里的皇太后则是笑的一脸欢喜,“就晓得是个有福气的,这福气可不是一般的厚。”

        至于又得了三个曾孙孙的事,皇太后很满意,“按例给送了赏赐下去,给老六媳妇也送一份。”

        “那丫头,也不晓得常常进宫来尽尽孝。”

        “就晓得在府里享受。”

        她也想要欣赏美人歌舞。

        “送赏赐的时候给老六媳妇提一下,想法子接了我去住几日。”

        逢春嬷嬷很是无奈,但还是很快去办了。

        皇帝和太后都高兴,皇后面上的高兴就有些不达眼底,没有办法,华旌胜最近一年来势力壮大的太过迅猛,已经有了赶超华旌昌之势,原本她还想着在生子这件事上扳回一城,哪里晓得华旌胜也生的是儿子。

        唯一庆幸的就是华旌晖生了个女儿。

        就在她还没替他儿子想出来下一步怎么办的时候,文绵绵居然有了个生子福星的名头,都在说她福泽深厚。

        事情就是这么奇怪,五个人都是她到了才发动,而且都生的顺利,昨日才发生的事,今日就传到她耳朵里来了。

        若是这名头是夏生歌的就好了。

        可不管怎么说,她是皇后,面上还要做到一碗水端平,还得要有赏赐下去。

        赏赐到了安南王府,文绵绵却是不在,此刻的远泰的议事堂里站着远泰所有的大小管事,这些管事皆是噤若寒蝉。

        文绵绵坐着,冷冷一笑,端起手边的茶盏轻轻的划了划,浅啄一口放下茶盏才漫不经心的问道:“廖克,你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周围的管事们满头雾水,廖克是负责香料买卖的吴管事的得力臂膀,这几年很是被她看中,且吴管事还是府中老人,这面子自然又不一样,不晓得王妃为何对着廖克发难?

        廖克这些年仗着吴管事的信任的风光惯了,且平日里也没什么机会能见到王爷,更何况是王妃,又见文绵绵年岁不大,看起来又是一副好糊弄的样子,便稳住了心神,磕了头,“小人不知道哪里犯了错,可否请王妃直言?”

        她这个反应,正中的文绵绵的下怀,若是这廖克这么容易就招了,她后面的戏还要怎么唱?

        心里冷笑,面上依然淡淡的,“魏管事通知了各个管事查账,看来你是太过操劳,一点消息也没收到,作为采买,消息居然如此的不灵通实在是不该。”

        吴管事拱手上前,“启禀王妃,香料这一摊子的战鼓这两日已经仔细查过,绝无错漏啊,老奴跟着王爷多年,对账目向来上心,廖克也是兢兢业业,这其中是否的误会?”

        文绵绵淡笑一笑,目光落在吴管事身上,“你且退到一边去,本王妃冤枉不了他。”

        说着目光又落到了廖克身上,“廖克,现在可想起什么没有?”

        廖克嘴硬,重重的磕了头,“小人实在不知,请王妃明察。”

        这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

        “来人,将廖克拖下去,赏他十军棍再拖上来回话,若是还想不起,就再加十军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