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上武神诀在线阅读 - 第2953章 原地懵逼

第2953章 原地懵逼

        而王通话音刚落,那花符也是立即说道。

        “大人,他这简直是在血口喷人,我……”“够了,我说过,这一切,我都亲眼目睹,任何狡辩的言辞,多说无益!”

        花符的话,被那威严中年给打断。

        而紧随其后,威严中年的目光,也是彻底的锁定在了王通,月伊人,吴云,三人的身上。

        直接就没有去理会花符等人了。

        这样的操作,也是让得那花符等人,大为激动。

        至少从那威严中年此刻的表现来看,他们应该是没问题了。

        而王通等人,马上就将要得到最惨烈的制裁。

        上等区域的人,对于规则制度的管控力度,那是人尽皆知的。

        只要是他们判定谁违规了,那后果,可想而知。

        “王通,你,纵容宗内弟子在比斗台上杀人,这一点,你难辞其咎。”

        “不过,虽说这月伊人,是你宗弟子,可她也有自己的思维,方才我也看到了,你有想过阻拦,只是没有阻拦成功,故而,你并非主责。”

        说着,这威严中年的目光,彻底落在了月伊人身上。

        “月伊人,你,杀人了。”

        “规则所定,比斗台上,不允许出现生死。”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判你罪责?”

        “你想怎么判就怎么判,我打不过你,我也不想跟你争辩什么,既然你说你都看到了,那么如果你当真是所谓的公正,那你就知道该怎么办。”

        还是和往常一样,月伊人一副怼天怼地的姿态,便是这上等区域来的强者,她也没有太给面子,直言不讳。

        而这番话出口的那一刻。

        王通的脸色,瞬间便是一变。

        吴云更是不动声色的往前站了站,他生怕那威严中年突然出手,所以,想要拦在月伊人身前。

        倒是那花符,萧典等人,一脸戏谑的看着这一切,满满的看戏神色。

        其他人,亦是如此。

        他们都是看戏般的姿态,有的更是掏出瓜子,取出小啤酒,一边嗑瓜子,一边品尝着小啤酒。

        因为他们都在认为,马上,就有好戏看了。

        月伊人如此无礼的对那上等区域的大人说话,便是平常,也没有好下场,何况,还是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定然是必死无疑。

        “呵呵,还真是年少不懂事,敢对我这样说话。”

        威严中年沉声说着。

        吴云却再次不动声色的上前走了半步,不知为何,他感受到了浓烈的危机感。

        他觉得那威严中年,马上就要动手了。

        到了这一刻,那些想要王通死,想要灭了道王宗的人,可谓是激动的都快叫出声来了。

        他们当然可以感受到那威严中年的态度。

        甚至他们都开始认为,月伊人,王通,吴云,乃至整个道王宗,马上,就要不复存在。

        而事实上,那威严中年,确实想过出手,月伊人的无礼,着实让他有些怒了。

        只不过,这件事要如何判定,他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决定。

        所以,此刻月伊人的无礼,也只是一个其中的小插曲罢了,并不会影响他最终的决定。

        他沉着脸,瞪了月伊人一会后,脸色,逐渐的舒缓。

        这脸色的变化,别人或许看的不太清楚。

        但吴云他们三个,因为是正对着,而且是如此的近距离,所以,看的最是清楚,那情绪的变化,也是感受的十分明显。

        “他,不动手?”

        “什么意思?”

        吴云心中暗暗低语,可就在他纳闷诧异之际。

        却只见那脸色已经舒缓的威严中年,开口道。

        “月伊人,道王宗,固然有错,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你!”

        话到此处,只见威严中年那原本已经舒缓的脸色,瞬间便是再度的阴沉凌厉了起来。

        同时,他也已经转身,看向了花符。

        那双凌厉的目光,无疑是在盯着花符,以及花符身旁的萧典,聂自白他们几人。

        当然,重点,是花符。

        所以,扫过几人一眼之后,只听其声音冷厉的道。

        “花符,你可知罪?”

        这一问,问的花符原地懵逼。

        在场所有原本在等着看戏的人,也是同样的满脸懵逼。

        “我,我,大人,我,这……”结结巴巴搞了半天,花符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他真的是被搞蒙逼了,没想明白,怎么突然就对着他来了。

        不是在针对王通,针对月伊人和吴云他们的吗?

        事态不是该那样子发展的吗?

        怎么突然一下子,就把矛头指向他来了?

        而且,听这说辞,听这口气,好像所有的罪责,都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似乎王通和月伊人他们,直接是被撇了出去。

        “他们有错,但你才是罪魁祸首,他们违规,可你才是那个怂恿他们违规的人。”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你当时又在想什么,我觉得,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吧?”

        “四大宗主,还直接联合了起来,怎么着,中等区域,就让你们这群有眼无珠的废物当主了?”

        劈头盖脸,毫不客气的一顿怒喷。

        这一下子,不仅是花符,连那萧典,聂自白,宁岱等人,都是同时给给骂的哑口无言。

        甚至是有点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