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恐怖灵异 - 都市至尊神相在线阅读 - 第16章 离开

第16章 离开

        “何老,我有些不明白您的意思。”

        何二哥似乎没听懂老翁的意思,下意识问了一句。

        老翁嘴角微微上扬,微笑道:“人生在世,就如一颗花生,绝大多数人外边只有一层花生皮包裹着,身体脆弱的很。但这少年不同,他却拥有花生壳,我们只需要将这少年的花生壳慢慢剥掉,剩下的事就好办了。”

        他的微笑之中,似乎带着一讥诮之意,宛如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何二哥一听,脸色顿时大变!

        多少年没看到林老露出这种表情了。

        每当看见林老露出这种表情,结果只有一个,有人会惨死。

        与此同时,玄天大厦门口的白哲,对这一切却是浑然不知。

        此时的白哲,紧盯瘫痪在地的陈玉昆。

        若说先前他仅仅是打算教训一下陈玉昆。

        但在陈玉昆踹飞林为民时,他已经动了杀意。

        考虑到此处是闹市,他强忍心头的怒意,冷哼一声。

        “小…伙子,不可…杀人。”

        林为民已经完全震惊了,本以为眼前这小伙子仅仅是一时冲动,才会硬闯玄天大厦。

        谁曾想到,这哪里是什么一时冲动,分明就是有本事,才会硬闯玄天大厦。

        不过,即便这样,林为民还是为眼前这青年捏了一把汗。

        因为,他明白玄天大厦的水太深了,岂是一名少年说闯便能闯的。

        强忍身体上的疼痛,林为民艰难地朝对方移了过去。

        白哲敏锐的察觉到有人朝自己这边移了过来,脚下连忙朝林为民移了过去。

        “林叔!”蹲下身,一把扶起林为民。

        “小伙…子,听叔一句劝,快走,晚了,走不了。”林为民连连罢手,示意对方赶紧走。

        他明白刚才白哲所做的一切,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给自己出气。

        人非草木,谁能无情。

        林为民是老好人不假,但这些年以来,他做了不少好事,得到的回报却是…无法言表。

        曾有一次,林为民好心扶了一个老头。

        结果却是…半年工资没了。

        饶是这样,林为民这些年依旧没少做好事。他认为,这个社会不冷漠,只是缺少一群热心肠的人。

        “我感觉自己快不行了,小伙子能不能送我去医院。”见对方不为所动,眼珠一转,林为民想了一个办法。

        作为九指神相,白哲岂能看不穿对方的想法。

        但他却没说破,而是顺着对方的话茬,点点头。

        他刚才靠近玄天大厦门口时,清晰的感觉到从玄天大厦内冲出来一股气场,令他神心有些恍惚。

        此场景正好应征了白居易诗集中的,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这是大凶之兆。

        换而言之,只要他强行闯进去,十之八九会遇到危险。

        也正是这个原因,白哲才放弃了这个念头,就打算等戴志雄走出玄天大厦后,另作打算。

        他迫切想替大伯拿回房子不假,可却不是完全无脑。

        很快,在一群人的注视下,白哲扶着林为民缓缓朝外边移了过去。

        令白哲诧异的是,竟然没人追出来。

        按照他原本的想法,此时想要离开,免不了会有一番打斗。

        谁曾想到,离开之时,竟会这般顺利。

        就在白哲离开的一瞬间,围观的那些人沸腾了,一个个宛如打了鸡血一般。

        “我草,这小子居然就这样走了!”

        “是啊,自玄天大厦建厦以来,这还是头遭啊!”

        “以我看啊,这小子肯定大有来头,即便是玄天大厦也不敢动他。”

        ………。

        而此时玄天大厦顶层的办公室时,何二哥有些站不住了,连忙朝老翁望了过去,满脸急色。

        “林老,那小子要走了,我们…不追上去?”

        老翁微微一笑,一张老脸上尽是褶子,“不急,不急,他既然敢硬闯玄天大厦,自然要付出代价,却不是此时。另外,你让玫瑰打探一下这小子消息,我要知道他的全部消息。”

        最后几个字,听似淡然。

        但何二哥却知道,林老是动了真怒。

        夜幕降临。

        第六人民医院。

        白哲陪着林为民做了一系列检查,结果很放心,林为民仅仅是轻微骨折,只需要调养几日,便可痊愈。

        走出医院大门,此时整座城市已披上一层绚丽的外衣。

        看着眼前的青年,林为民是打心眼里喜欢,微笑开口道:“小伙子,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林叔,我叫白哲!”白哲礼貌性回了一句。

        “白哲,好名字,能告诉我为什么硬闯玄天大厦吗?”站在医院门口,林为民再次开口道,满眼尽是关切之意。

        白哲也没过多隐瞒,把大伯的遭遇说了出来。

        听着对方的话,林为民面露沉思之色,徐徐开口:“如果真是这样,我倒是可以帮你打听一下这戴志雄的消息。不过,作为条件,这玄天大厦,你可不能再去了。”

        “多谢林叔。”白哲恭敬出声道。

        陡然,话锋一转,白哲沉声道:“林叔,这玄天大厦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

        没等对方说完,林为民连忙罢手,叹息道:“小白啊,你要找戴志雄,叔可以帮你,但这关于玄天大厦的事,叔却不能对外说,你也知道叔是这里面的保安,不能出卖公司。”

        见此,白哲也不好再问下去。

        毕竟,每个人存活于世,都有自身的底线。

        或许,林叔的底线就是玄天大厦。

        见问不出来什么东西,他也没为难林为民,便拦了一辆的士,将对方送回家。

        分别之际,白哲跟林为民相互留了住址。

        回到旅馆,时间已接近凌晨,白哲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简单的洗簌一番,躺在旅馆的床上,满脑子全是大伯的遭遇。

        他想过现在去找大伯白青山。

        但考虑到白青山的性子,他打消了这一念头。

        毕竟,人落魄之时,没几个愿意见到自己亲人。

        说穿了,就是怕丢脸。

        而白青山这一辈子最爱面子。

        一夜无话。

        翌日的早晨八点,白哲照例一番健身,任由汗水滑过脸庞、胸口。

        坐在床沿边上,掏出一包8块的硬双喜,点燃,然后深深吸一口,让香烟辛辣的气味,在肺里打了一个圈儿。

        以前的白哲,从不吸烟,他认为吸烟有害身体健康。

        但三年的监狱生活,却让他爱上了吸烟,甚至有些爱不释手。

        一支烟过后,他丢掉烟蒂,伸了一个懒腰。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了过来。

        白哲面色一凝,抬眼朝门口凝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