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恐怖灵异 - 都市至尊神相在线阅读 - 第14章 神相一怒

第14章 神相一怒

        这一刻,白哲只觉得内心深处燃烧起一股熊熊大火。

        三年前,他桀骜不驯。

        只因,他有傲人的本领。

        三年后,他隐世无争。

        只因,他想完成父亲的遗愿。

        但,这并不代表白哲就会任人欺负。

        白哲面沉如铁,也不曾说话,脚下不缓不慢朝林为民移了过去。

        看到白哲的动作,陈玉昆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怎么回事?

        自己心中怎么会生出一股害怕的情绪。

        瞬间,豆大的汗滴簌簌而下。

        陈玉昆一边擦拭着额头的汗水,一边朝白哲盯了过去。

        此时的白哲已经走到林为民身边,缓缓蹲下身,将林为民扶了起来,他的动作很轻,生怕弄伤林为民。

        而林为民大汗淋漓,脸色煞白,双手死死地捂住肚子,看上去极其痛苦。

        “林叔,谢谢你刚才的仗义执言。”白哲将林为民扶到墙角,柔声道。

        “小伙…子,别管我,快…快跑。”林为民捂住肚子,艰难道。

        他心里着急的很,如果有可能,他恨不得站起身,拉着白哲跑出去。

        “林叔,你待在这,好好看着就行。”

        白哲把林为民安排妥当后,缓缓起身,徐徐朝陈玉昆走了过去。

        “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我不怕。”

        白哲一边走着,一边紧盯着陈玉昆。

        “玛德,愣着干吗,把那小子给我废了。”一看到白哲的眼神,陈玉昆有些慌了,连忙朝边上那些护卫队喊了一声。

        “我看今天谁敢上来。”白哲面沉如水,冷冷出声道。

        那些护卫队的人在这玄天大厦经常解决一些矛盾,手头上的功夫也不错,自然不会因为白哲这一句话,而停止动作。

        但,下一秒,他们后悔了。

        因为,他们发现此时的白哲,完全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魔鬼。

        一个从地狱归来的魔鬼。

        不,简直比魔鬼比恐怖。

        “滚!”

        白哲愤怒出手,手头上的力道十足,隐约能听到呼呼作响的拳风。

        而那名企图靠近白哲的护卫队员,压根没来得及出手,只觉得胸口一痛,一阵电流由上至下,整个人好似被高压电伏击了一般,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紧接着,朝后面倒了下去。

        这突兀的动作,吓得那些护卫队员静若寒蝉,连大气也不敢出。

        什么情况?

        这还是人吗?

        仅仅是一招,便制服了一名护卫队员。

        这不可能啊!

        要知道这些护卫队员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比普通保安要强太多,即便是一打五也不在话下啊!

        可,就这么厉害的人,竟然没能在眼前这青年撑过一招。

        魔鬼。

        魔鬼。

        这青年是魔鬼。

        “谁要来!”

        白哲伫在玄天大厦门口,一脸冷漠地扫视着在场那些护卫队员。

        大凡被他眼神扫视过的人,无一不朝后退了几步。

        这一刻,白哲不再是白哲。

        而是当年叱咤燕京的九指神相,白九。

        “还有谁?”

        白哲再次出声。

        这次,他的声音,冷冰冰的,没丝毫感情色彩。

        因为,他真的怒了。

        “愣着…干吗啊,上,上,弄死他。”

        陈玉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作为上位者,直觉告诉他,即便白哲再厉害,也架不住人多。

        双拳难敌四手的道理,他还是懂得。

        “队长,我…我不干了。”

        陡然,那些护卫队员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旋即,那些护卫队员连忙将手中的电棒丢在地面。

        冷漠地看着这一切,白哲也没说话,脚下朝陈玉昆走了过去。

        “你…你…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要叫了。”

        陈玉昆急了,他是真的急了,在这玄天大厦当了七八年队长,从未遇到如此糟糕的情况。

        即便是这里的公司老板或住户,大凡见到他,鲜少有人对他不尊敬的。

        因为,他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玄天大厦的真正主人。

        “叫吧!我等你叫!”

        白哲不咸不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脚下继续朝陈玉昆移了过去。

        短短的十米距离,对于陈玉昆来说,无疑如一个世纪漫长,特别是每次听到白哲脚步落地时,那声音就好似催命符似得。

        “你…你…你不要过来!”

        陈玉昆满脸横肉不停地颤抖着。

        很快,白哲已经出现陈玉昆边上。

        没任何多余的动作,白哲紧握拳头,又对着拳头哈了一口气,对着陈玉昆腹部就是一拳砸了下去。

        这一拳,白哲卯足了力气,虎虎生风。

        一拳落下。

        陈玉昆只觉得腹部好似被一辆八吨的大卡车撞了,腹内五脏六腑都翻腾了。

        不待他反应过来,白哲的第二拳已经落下。

        痛!

        痛不欲生!

        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油然而生,不停地刺激着陈玉昆的神经,腹部更是宛如被数万根灼热的利刀不停地刺着,又宛如钱塘江大潮一般席卷而来。

        瞬间,陈玉昆只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但,白哲并没有停下来,紧握拳头,第三拳已经落下。

        白哲在挥动第三拳时,对力道掌控的特别好。

        自从三年前的三神山探险后,白哲便发现自己变得力大无穷,整个身体好似成了力量的发源地。只要自己发怒,身体内会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供自己使用。

        再配上在监狱所学的五禽戏。

        可以说,白哲手头上的功夫,不低于任何一位武道宗师。

        在监狱时,他仅仅是学了三天五禽戏,便与传授他五禽戏的男子切磋了一次。

        一分钟内便分出了胜负。

        结果很明显,白哲凭着一股蛮力,赢了。

        当时那男子只对他说了四个字,狱锁狂龙。

        从这之后,那男子开始教导白哲如何控制力量。

        也正是这样,监狱的三年生活,白哲在相师上的成就倒没提升,依旧是一品神相的境界。

        但,手头上的功夫却是大有提升。

        即便到了现在,白哲依旧记得那男子对他说的一句。

        “读书是为了心平气和地跟傻币说话,而练武是为了让傻币心平气和地跟自己说话。”

        对于这话,白哲是打心里认同。

        所以,这些年以来,白哲的重心开始朝武道偏了。

        因为,他不想再经历三神山那么无助的一幕。

        单凭以诗入相的本领,仅仅是能让别人尊重自己,一旦自己遇到危险,却还是毫无还手之力。

        唯有让自己变强,方才是立世的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