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言情 - 半岛娱乐从作家开始在线阅读 - 第101章 一向公私分明

第101章 一向公私分明

        有的时候,刘成灿属足球,挺欠踹。

        但是有的时候,他是真的有眼色,或者说他真的是个渣男,见色忘义,说完提议,人立马就闪到了女孩日那边,最后混在女孩日的团队里离开了录制现场。

        金栽经也惊了,这可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她的手指在韩子栋和自己之间点了点。

        “就我们两个?”

        “怎么,做了亏心事不敢单独面对我了?”

        此时的韩子栋已经甩开了贸然翻了别人笔记的背德感,重新站在了道德的高地。

        “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

        “你……”

        金栽经两手抓着挎包的带子,很想对着韩子栋喊到就是你毛手毛脚,是你……好吧,她也有错。

        但是这种事根本不适合在公共场合里讲出来,她又开始懊恼,刚刚干脆让韩子栋看完得了,那样她还方便解释,又或者之前小心一点,只给韩子栋看了今天的记录。

        总之,她好烦!

        看到金栽经脸上先后出现多种表情,从微微带着点怒气到底气不足,再到摇摆不定,韩子栋知道他再努努力,或许应该就可以套出来当晚的经过。

        他实在是好奇他到底怎么了金栽经,总不能是两个人之间真的发生了梦里的一部分场景了吧。

        “我等着你的解释,先去吃饭了。”

        说罢,韩子栋离开了,留在原地的金栽经懊恼地跺了跺脚,也跟了上去。

        来到停车的地方,韩子栋坐进了驾驶位。

        透过后视镜看到金栽经要坐到后座,他轻咳了一声,制止了对方:“金栽经,你坐前面。

        你要是坐后面的话,我不就成了你的专职司机了吗?”

        金栽经无可奈何,暗骂了一句“小气鬼”,又从车尾绕到了副驾,拉开车门,小心翼翼地坐好,系好了安全带。

        韩子栋望向了金栽经,伸出了右手:“把我的桂花手串给我。”

        之前在进入录制现场前,为了防止磕碰到桂花手串,他特意把手串交给了金栽经保管。

        “哦。”

        金栽经乖乖拿出了手串。

        接过手串,立马带在了右手上,韩子栋发动了车子,车子慢慢启动。

        车内的低气压让金栽经越发不自在,她就跟犯错的小学生一样,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又给韩子栋留下了可以指摘的错处。

        突然,韩子栋冷不丁地问:“金栽经xi,我们那晚做了吗?”

        “内?做什么?”

        “doi!”

        听到韩子栋大胆露骨的话,金栽经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了韩子栋的意思,她忙摆手否认:“怎么可能?”

        韩子栋停好车子,侧过身子,右手搭在了副驾座椅上:“那我就不明白了,你有什么不好说的,就算是被人骂,我也得知道原因吧。”

        “如果我不说的话,你会暂停跟我们的一切合作吗?”

        “不会,我这人一向公私分明。”

        信你才怪!

        金栽经咬了咬嘴唇,低着头回道:“你摸了我。”

        “摸?我?”

        韩子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也不是酒后就会耍流氓的性子啊。

        他反指着自己问道:“我摸了你?”

        金栽经乖巧地点了点头。

        反正已经讲了出来,她也无所畏惧了,直视着韩子栋问道:“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你口说无凭,我还说你把我痛殴了一顿呢,你知道我我第二天腰有多痛吗?”

        韩子栋指了指他的手肘以及后腰:“这里,还有这里,我身上好几处地方都红肿了,你知道吗?”

        “怎么可能,要是真的那么疼……”

        “露馅了吧,你揍了我一顿,还要在笔记里骂我,你这属实有点过分了。”

        金栽经眼瞅着越说越讲不清,索性拿出了笔记本:“你自己看看,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韩子栋心满意足,接过笔记本,翻到了刚刚正要读到的部分。

        『毛手毛脚的流氓。』

        草!

        看着代表着他的角色脸部表情猥琐,手搭在身后女角色身上胡乱摸索着,甚至还勾画出了手部的虚影,他抬头看了一眼金栽经,他有理由怀疑金栽经这是在刻意抹黑他。

        别的不说,他们两个当时并不熟悉的人为什么会在小巷子里,又为什么会保持着一个如此暧昧的姿势。

        『韩子栋窘态01:自己骂自己。』

        『小气的男人。』

        看到了下面的三四张配图,他基本上确定了金栽经就是在抹黑他的形象。

        『他好像有那么点才气。』

        终于在新的一页,他恢复了那副英明神武的样子,侃侃而谈,只是他的表情仍旧被勾画出了一些醉酒后的猥琐、醉气。

        『酒垃酒后不能自理。』

        看着代表金栽经的女性角色做了醒酒汤,代表他本人的男性角色竖着大拇指夸赞好喝的夸张行为,他又不屑地望了金栽经一眼。

        这个女人可真会给自己加滤镜。

        『孩子气的酒垃。』

        这部分的最后两副素描图勾画的是他向金栽经索要熏香的场景。

        画面里的他被画成了弯腰谄媚的样子,而金栽经则是两手抱胸,一副高高在上的傲慢模样。

        更让人无语的是她居然还给这两副侧面视图的场景配上了完整的台词,台词也是一如之前的模式,无限拔高了女性角色的形象,而男性角色神身上总有那么一股猥琐小气的感觉。

        看完了这四页的图文,韩子栋笑了,甩着手里的笔记本。

        “合着前前后后我只有毛手毛脚,小里小气,只会给人添麻烦,就你贤良淑惠,英明干练对吧?”

        面对韩子栋的质问,金栽经没有回话。

        “那我问你,我们俩为什么会在一个小巷里?

        而且还是你从后面抱着我的抱姿,总不能是我喝醉了以后就拥有了百分百被人从背后抱住的神奇技能了吧?”

        金栽经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毕竟这个笔记存在的意义是记录一些日常素材,只要她这个主人能看懂就行了,所以她画的笔记终归还是少了一些关键部分,韩子栋也根本无法把所有的事件连贯起来。

        想了想,她回道:“那是因为你喝醉了以后,就打算随地大小便。

        而我当时正在附近闲逛,又根本劝不动你,所以我就只能暴力制止了你。”

        听到金栽经的解释,韩子栋第一感觉就是金栽经是在瞎扯,他怎么可能会那么做。

        别的不说,在有人站出来批评他的时候,他怎么可能还那么无赖。

        “不可能,我不是那样的人。”

        金栽经昂着头反问道:“你连那天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记得,你怎么能证明你不是那样的人。

        本来喝醉酒的人就容易放纵自己,何况你还是那种容易断片的人。”

        她掰扯着手指头盘算道:“你喝醉就以后非常地无赖,还喜欢毛手毛脚,又很小气,经常在一些无意义的地方较劲。

        你还很懒,就连你的厨房垃圾都是我帮忙分好了类。

        对了,还有你当天换下的衣服,也是我帮你丢进了洗衣机里。”

        韩子栋回忆了一下,厨房的垃圾被分好了类,确实有这么一回事,至于换下的衣服被洗了的事情也是存在的。

        只是对于金栽经的其他话,他是一句都不信:“你猜我信吗?”

        “你爱信不信,你也可以问问房东夫妇,问问他们俩当天是不是我扶着你回到了家里?

        你当时是不是一直往我身上凑,就跟变态一样,还被人家给误会了我们俩的关系?”

        “不可能。”

        这下,韩子栋确实有点心虚了。

        如果当天金栽经身上确实带着他爱闻的熏香味,在喝醉的情况下,他别说是凑上去了,就是抱着舔也不是不可能。

        韩子栋继续嘴硬:“我不信。”

        金栽经针锋相对:“我说的全是真的。”

        “我会想办法验证这件事。”

        “最好是。”

        “好,那就先保留争议,不要影响到我们现在的合作状态。”

        金栽经学着韩子栋刚刚的口吻,说道:“当然,我这人一向公私分明。”

        这特么叫啥事?

        韩子栋趴在方向盘上,很是无语,原本他还压金栽经一头,眼下又被这个女人给拿捏了。

        到底是没有忘了正事,他看着金栽经说道:“你今天的这几页素材画得不错,考不考虑拿给我们网综做宣发?”

        “内?”

        金栽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韩子栋这个年下男还真是公私分明啊。

        她捂着嘴笑了好一会儿:“不是,你难道就是为了这件事才故意刁难我的吗?”

        “我是那种人吗?”韩子栋一脸认真地问道。

        金栽经本想回答“是的”,但是考虑到多少也要给韩子栋留几分面子,她憋着笑说:“这些素材可以免费给你用,就当是感谢你一直以来的帮助了。”

        “不用,我会支付一定的使用费,我一向公私分明。”

        “内内内。”

        金栽经“咯咯咯”地笑着,真是一个小气鬼,为了防止刺激到韩子栋,她特意转过去了身子。

        可惜她忘了玻璃具有反射的效果,看着车窗反射的笑脸,韩子栋心里更堵了。

        妈的,他为什么总是会在金栽经这里翻跟头!

        车子继续行进,金栽经笑够了,慢慢回正了身子。

        “你打算怎么宣发这部网综?”

        韩子栋回道:“分别从星你的粉丝和漫画站子的赞助人两个方面入手……”

        金栽经捂着嘴笑了起来,打断了韩子栋的话。

        她一边尽量平复心情,一边道歉:“对不起,我是真的忍不住了。”

        哈哈哈!

        金栽经彻底放肆地笑了起来。

        韩子栋甩了几记白眼,今天果然不宜出行,简直是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