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言情 - 半岛娱乐从作家开始在线阅读 - 第82章 海外输出战略(一)

第82章 海外输出战略(一)

        在金栽经和金智淑的介绍下,另外几名成员一一向韩子栋打了声招呼,八个人算是初步认识了。

        不得不说,rainbow的七名成员除了服装外,她们的座次也算是花了心思。

        坐在他对面的是金栽经,而排在金栽经左右的都是同为88年的高佑丽和吴胜雅。

        90年出生的金智淑和郑允惠坐在他的左手边,89年的卢乙和91年的赵贤荣排在了他的右手边,这样的座次可以让他很轻易地整理好八个人之间的年龄问题。

        其实也根本不用整理,毕竟要是完全按照年龄来排资论辈,除了同年的赵贤荣,他可以勉强随便点对待,另外六个人他都要怒那前,怒那后,敬语用全套。

        只是,对于长辈们用敬语也就算了,而对几个就大他三……五岁的女生用敬语也太麻烦了。

        坐在七个大小美女间,韩子栋鼻翼翕动,贪婪地吸着那股柑橘木质香味。

        原本他还以为是房间里点了一盘熏香,等到他观察了一通后,他已经确认了香味的来源是身边的这七个女人。

        好奢侈,一个个的都熏入味了,这特么得用了多少盘熏香。

        而金栽经送他的熏香只有手掌大小,一共12盘,根本不经用。

        真的好想把金栽经这个女人抓走,关在小黑屋里,让她一天24小时都给他制作这个味道的熏香。

        为了能够无阻碍地接收到这股香味,他特地只点了一杯温水。

        金栽经几个女人或许是投他所好,使了点小心机,但是有点心机又如何,带香的人和闻香的人开心就好了。

        有金栽经、金智淑居中引导,韩子栋跟rainbow成员由于第一次见面的尴尬感慢慢淡去。

        几个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来自星星的你》最新两话的内容。

        跨越400多年的都敏俊不再利用自己的超能力拯救世人,而是蛰伏了下来;被读者视为徐宜花转世的女主千颂伊也变得无常识无概念,成为了一个没有品味,稍显傲慢的国民女星。

        这一部分的内容一经放出,就引起了读者的不满。

        都敏俊因为本身的独特性选择了明哲保身,这很容易理解和接受。

        但是谁也没办法接受一个曾经天真活泼,单纯可爱的徐宜花变得那么出离他们的想象,甚至可以用长歪了来描述。

        无论如何,没有常识概念的千颂伊绝对不是他们想要的徐宜花长大的样子,不少读者甚至发起了联合声明,要求韩子栋立刻修改漫画内容。

        一开始他还稍有不在意,毕竟参加联合声明的人很少。

        直到后来运营星你剧情解析、点评话题的金敏秀告诉他,很多参与剧情解析的读者纷纷要求换掉奖品里千颂伊的海报,他才开始重视这件事。

        为了让平复读者的心情,他又不得不联系了李七顿、最爱徐宜花等几个著名的徐宜花粉头,给她们透露了一部分剧情情报,通过这些粉头的渠道,安抚住了一下读者。

        随着第四话内容的发布,千颂伊破碎的家庭以及幕后饱受恶评的剧情内容也成功说服了这部分抗议的读者,千颂伊也是一个值得好好看待的新人物。

        聊到恶评这个话题,七个女人简直就跟漫画里的千颂伊一样,一点就炸,疯狂吐槽。

        梳着两个马尾的忙内赵贤荣吐槽最多:“单曲专辑《a》的活动期,因为肚脐舞,我们受到了多少恶评,想想就气人。”

        韩子栋也附和了一句:“这一点确实是审查委员会那帮老头子思想太迂腐了,单纯地撩一撩上衣,露一露肚脐眼,没有会往那边想。”

        没错,这才哪儿到哪儿,三代女团的大尺度性感比拼还没有拉开序幕呢。

        在少时登顶,一众二代女团的威压下,三代女团普遍走的是性感风,争来争去,舞蹈尺度也越来越大。

        别说是三代,后面就连彩虹团不也推出了19禁小分队。

        毕竟半岛本土市场就那么大,资源就那么点,一线团太强力,下面的新团就只能吃点边角料。

        为了破圈,为了生存,三代女团除了apink等少量团体,相当数量的二代、三代女团在后来都主打了性感风。

        唯一稍有差别是有的团火了,比如girl’sday、aoa,而有的团却一直背上了“擦边卖肉”的标签,饱受恶评困扰,比如stellar。

        “没错,”赵贤荣越说越激动,指着自己的胸前说道:“那帮狗崽子还说我这里是做的,欧尼你们不是都摸过吗?”

        噗,这也是可以说的吗?

        韩子栋差点没被口水呛到。

        虽然他早就听说过赵贤荣“隐乳女神”的名头,但是就这么由赵贤荣本人当着他的面说,他也会不自然地联想到一些细节。

        毕竟他是一个优秀的画师,尤其擅长画人体。

        “我这……”

        一旁,卢乙礼貌地堵住了赵贤荣的嘴,赵贤荣被动闭麦了。

        其他几个成员有用大拇指做了个割脖子的手势威胁的,也有捂着脸觉得没脸见人的。

        金栽经则是无语又无奈地按了按眉头。

        她们七个人平时在宿舍里经常赤果相见,有的时候聊嗨了,自然也会上手比对一下彼此的资本,说些乱七八糟的荤话,互相打趣两句。

        这个长久以来的习惯感也让她们几个刚刚没有及时打断赵贤荣的话头。

        她干笑两声,岔开了话题:“哎哟,我们忙内有的时候会口不择言。

        你不要放在心上,只能说星你第四话的内容,我们几个人确实都很有感触。”

        韩子栋喝了一口水,回道:“话糙理不糙,虽然她的语言粗暴了一些,但是一些恶评确实有点恶心人。”

        说着,他冲赵贤荣竖了个大拇指:“我很喜欢你有话直说的性子,但是下次你再说这么私密性的话题,麻烦先给我打个招呼,我把耳朵塞起来,你们再聊,好吗?”

        韩子栋说话的同时还做了一个捂住耳朵的动作,俏皮又不失直爽的语气让其他几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赵贤荣也拉开了卢乙的手,得意洋洋地晃着两个马尾,以及那两团邪恶。

        同时她还两手比心,冲着韩子栋笑着:“作家nim,我们还是同年,以后做亲故吧。”

        忙内的优势就在于此,即使她冒昧地讲了一些提议,大家也会多上几分包容。

        能够维持十年以上的友情,rainbow这种打打闹闹的气氛还真是不错,韩子栋也笑着招了招手:“好啊,赵贤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