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言情 - 半岛娱乐从作家开始在线阅读 - 第5章 真心话大冒险

第5章 真心话大冒险

        也不知道崔雪莉哭了多久,一段铃声突兀地在亭子里响起。

        『electricelectricshock

        eeeelectriceeeelectricshock……』

        很明显这是f的《electricshock》,韩子栋轻声提醒道:“suli,你的电话?”

        崔雪莉闻言停止了哭泣,松开韩子栋,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在看到来电后,她并没有着急接通,而是先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按了按胸口,调节了一下气息。

        电话一接通,一声“偶妈”揭示了来电人的身份。

        韩子栋暗暗松了一口气,这通电话来得可真及时,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这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

        想着母女俩之间肯定有很多私房话,他待在这里不太合适,韩子栋指了指亭子外,想给崔雪莉留下单独通话的空间。

        但是崔雪莉一手按住了她,对着他摇了摇头,他也只好端坐在一旁,平稳呼吸节奏,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正如崔雪莉说的那样,她们母女俩之间似乎确实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短短两三分钟的通话里,崔雪莉除了给出了几个肯定的回复语外,大部分时间她都是在沉默中度过的。

        “和欧尼们喝了一点啤酒。”

        “……”

        “不回去了,我和朋友约好了,这次中秋就不回釜山了。”

        “……”

        “女性朋友。”

        “……”

        “是瑟琪,”崔雪莉看了韩子栋一眼,继续回话道:“我们是同年亲故,而且瑟琪也在sm公司。

        好,偶妈,再见!”

        “我妈问我中秋要不要回釜山,我说我要留在汉城。”崔雪莉放下电话,简洁地向韩子栋讲述了一下刚刚的通话内容。

        韩子栋不明所以,不过他还是顺着崔雪莉的话头回道:“是吗?那我提前祝你中秋快乐!”

        “谢谢!”崔雪莉勉强地笑了笑。

        一通意外的来电让两人再次生分起来,想起刚刚两个人抱在一起的暧昧场景,她站起身趴在围栏前,冲山下大喊了一声:“suli呐,fighting!”

        韩子栋也跟着喊话道:“子栋呐,fighting!suli呐,fighting!”

        崔雪莉笑了起来,这次的笑容里多了几分轻松:“fighting!”

        在她撑着围栏准备起身的时候,左手却突然刺痛了一下,缩了回来。

        她本来就是半趴在围栏前,失去了左手的支撑,身子一下就失去了平衡,往前栽去,而酒精的作用也让她的反应比平时慢了几拍,在惯性的作用下,大半个身子已然探出了围栏。

        “我靠!”

        韩子栋见状连忙滑跪过去,赶在最后关头,一把抱住崔雪莉的腰身。

        伸出一只手,准备护住对方的头,他一个翻滚,彻底把崔雪莉扯回到了亭子里。

        噼里啪啦,两人翻滚一通。

        “一西!”

        韩子栋坐直身子,大口喘着粗气,经历了刚刚那一幕,他的酒劲一下子就散了大半。

        一步之距的地方,一个空酒罐滚到了一边,另一个还有大半瓶的酒罐汩汩地往外冒着酒水。

        淦,后面那一瓶是他的!

        韩子栋眉头挑了挑,这丫头绝壁是第一次喝酒,居然喝得这么急。

        瞥眼过去,肇事者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盘腿坐在地上,似乎是在扣手指,而对于刚刚的危险,她恍若未知。

        妈耶,这可不是yuri那样的酒鬼,这特么是酒垃,十足的酒垃一个!

        韩子栋凑过去,语气严厉地责问道:“呀,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提前送我回……”

        崔雪莉抬起头,憨憨地伸出了左手:“阿帕哟!”

        “欧巴呀,阿帕哟!”

        没有一个人能逃过釜山女生撒娇似的“欧巴呀”,韩子栋也不例外。

        “嗯……你怎么了?”

        他连忙打开手机自带手电筒,捏着崔雪莉的手,仔细查看了起来。

        最后还真在崔雪莉的掌心处发现了一根细小的木刺,原来这才是罪魁祸首!

        他一边挑木刺,一边叮嘱道:“呀,你以后还是少喝酒了,真能给人添乱。”

        经过了刚刚那有惊无险一幕,就只剩下最后一罐酒了,崔雪莉提出一人半瓶,但是韩子栋没敢再让崔雪莉继续灌自己酒,而是拉着她做起了小游戏——真心话大冒险。

        几轮真心话大冒险下来,崔雪莉都选择了实话实说,一吐心事。

        而韩子栋却是闷头喝酒,趁机解决了一大半的酒水。

        “欧巴呀,你的初恋是谁?”

        韩子栋往纸杯里倒了半杯酒,选择了喝酒。

        “欧巴呀,你不能一直喝酒,你必须回答下一个问题?”

        韩子栋颠了颠酒罐,确认了瓶里没剩多少酒水,才笑着回道:“ok。”

        他捏着之前的空酒罐,一个发力,空酒罐继续转了起来,这次被选中的人是崔雪莉。

        “suli啊,比起跳舞,你更喜欢演戏吗?”韩子栋随口问了一个无伤大雅的问题。

        崔雪莉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一开始的时候,我喜欢演戏是不想让妈妈失望,后来我能赚钱,补贴家用,我又感觉好好演戏或许能让妈妈一直高兴。

        只是随着我的个子越来越高,”崔雪莉比划了一下她的身高:“童演的戏约越来越不合适,而成人的戏约又根本不会找我,我才会接受公司的建议,选择了女团。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我喜欢做什么,或许我只是想当一个家庭主妇也说不定。”

        韩子栋沉默了,不清楚他该以一个什么样的立场做整理。

        是该劝眼前的少女忍住七年的专属合约期,等到合约期到了之后再去追寻她心中所想,还是该说人都应该为自己而活,而不是活在一个要被别人认同的世界里。

        只是崔雪莉却没有想那么多,她笑着按住了酒罐,狡黠一笑:“该我了。”

        游戏继续。

        酒罐停下来的时候,罐口正对着韩子栋。

        崔雪莉眼睛扑闪扑闪,心里仿佛有一头小鹿在跳来跳去。

        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有种异样的魅力,在不知不觉就让她倾诉了很多她完全没有向任何人吐露过,甚至原本极有可能永远不会说出来的真心话。

        她原本只有聚光灯的人生突然出现了一丝意外的渴望,她渴望跟眼前的这个男人就这么一直喝下去,聊下去。

        她身体前探,嘴巴微微张开,本应该说出的话却因为心脏跳得厉害被堵在了嗓子间,她深呼一口气,吞了口口水。

        “子栋欧巴,请问你喜欢我这样的女孩子吗?”

        什么情况?

        听到崔雪莉的话,韩子栋心生疑惑,她这算是表白还是在开玩笑。

        虽然他长得很帅气,但是还不至于让一个女爱豆一见钟情吧。

        韩子栋摇摇头,两手在耳后比划道:“我喜欢长头发的女孩。”

        “呀~”崔雪莉扁扁嘴,摸了摸发尾,不服气地辩驳道:“最多半年的时间,我的头发就能长到垂肩。”

        “好,那你就半年后再问我。”

        韩子栋用玩笑话回馈了“玩笑话”。

        酒罐又转了两轮,再次轮到了韩子栋,这次,崔雪莉把问题对准了韩子栋的职业。

        “子栋欧巴,请问你真的是漫画作家吗?”

        “这个嘛,如果接下来两个月,我能成功画出一部大火的漫画,我的漫画作家身份应该就能坐实了,如果不能的话,那我就只能先回国了。”

        “为什么是两个月?”

        “因为我的签证只剩两个月了。”

        十五分钟后,距离迎月峰公园约几十米的一处路口。

        韩子栋失望地挂断电话,回头就看到坐着收纳箱的崔雪莉脑袋压在大腿上,一动也不动,看样子似乎是睡着了。

        他小跑两步,蹲在崔雪莉旁边,推了推对方。

        “suli?”

        崔雪莉迷糊地转过脑袋,眼睛都没睁开,问道:“叫到车了吗?”

        “没有,调度中心说中秋运力紧张,起码半个小时内,他们都派不了车。”

        崔雪莉哼唧了一声:“那怎么办?”

        韩子栋看了眼手机时间,说道:“我们先回我们店里休息会,等我酒劲散了,我再骑车送你回去,怎么样?”

        崔雪莉强睁开睡眼,点了点头。

        韩子栋供职的中餐馆距离迎月峰不到1.5公里,两人步行了二十分钟就到了。

        一进饭馆,崔雪莉就跟丧尸一样,耷拉着脑袋,随机选了一张桌子,身子趴在上面,迷瞪了过去。

        等韩子栋清洗完餐具,路过大堂的时候,看着崔雪莉熟睡的样子他直摇头。

        他也不知道是该感谢对方的信任,还是该说这个丫头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身为一个女孩子,她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居然还能睡着,这特么心得多大啊。

        韩子栋走过去,喊了崔雪莉几声,都没把她喊醒。

        无可奈何下,他只好抱起了崔雪莉,往二楼走去。

        把崔雪莉抱到了二楼的休息间,替她掖好被子,韩子栋抱着笔记本来到了一楼大堂。

        打开了tumblbug网站,查看个人后台信息,在看到有三笔进项后,他乐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要是再有反复心理,那就不礼貌了。

        按照原先的时间线,明年半岛的网漫市场才会大爆发,但是山不就我,我来就山,既然当前半岛的网漫市场还处于试探付费模式的阶段,那么就由他来烧这付费的第一把火。

        从某个方面来讲,半岛的网漫跟国内的网文发展历程类似,都是经历了免费发布,试营付费,ip衍生开发,走出国门四个阶段。

        只是对比国内,夏国的网文从2003年就开始试营付费,半岛的两大门户网站naver和daum多少有点“不思进取”,一直到今年年初才开始对部分作品展开付费试营。

        但是这样并不代表着半岛的网漫付费市场还任重道远,否则lezhincomics也不会在2013年一经发布就大获成功,在naver和daum两大巨头的封堵下杀出一条血路。

        当前,风险与机遇并存,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一旦他成功了,他将亲自缔造一个lezhincomics。

        至于万一付费模式没有跑通,那也不碍事,反正他是准备众筹建站,他一个人承担的风险并不会太高,顶多会耗费些时间成本。

        ……

        崔雪莉猛地从床上坐起,迷迷糊糊地下床,在她的脚底接触到地面的瞬间,陌生的触感带来的惊悚感从脚底直冲天灵盖。

        她的床架绝对不该有这么低,而且她的房间地面应该有一件毛毯,脚踩上去应该很软和,而不是这种光秃秃的地板。

        她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

        打量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脑海里一一浮现了她跟一个男人在亭子里喝酒,两人勾肩搭背下山,应对方的邀约进入一家中餐馆……

        至于再往后面的内容,她就不大记得了。

        她低下头在身上摸摸索索,确认了自己的衣服都是完好无损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着急忙慌寻到了开关。

        “啪”的一声,房间亮堂起来。

        10多平米的房间空间不大,布置简单,除了一个床垫外,只有一个简易的衣柜,以及一个可移动的晾衣杆。

        “可真干净!”

        崔雪莉在心里感叹了一句,随后她夹着腿往外跑去。

        厕所就在楼梯口旁,解决掉个人生理问题后,崔雪莉掬起一捧凉水,狠狠地洗了把脸。

        看着镜子里微微有些肿起来的人脸,崔雪莉懊恼地砸了砸自己的小脑袋。

        怎么一罐啤酒,一锅拉面,你就跟人家回家了?

        雪莉啊,你可长点心吧!